分類彙整:LGBT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對法律的獨特臆想

作者: Wing Ting Chan

評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以下簡稱「關注組」)《再回應「法政匯思」有關「人權公約」及對「歧視」的理解》;及各種他們臆想或曲解出來的侵犯他人人權的絕對人權:絕對的「言論自由」、絕對的「思想自由」、臆想出來的「良心自由」、 曲解的「教育自由」。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關注組曲解ICCPR《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第2條和26條,1. 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建基於本土已存在的法律,平等的意義只體現於解釋及執行時應平等對待所有人。2. 指超出本土現行法律或超出《公約》的平等權利是超出了人權應有的範圍。3.政府不該修改法律至所有人平等,否則是危險的。

《公約》要是如關注組所說是基於本土現行法律,那麼第26條「人人有權受法律的平等保護」什麼意思?這裡明顯是指法律要對所有人平等。如果法律不平等,政府不作修改,那麼簽《公約》有何意義?《公約》的意義在於締約國有義務保障人民享有《公約》所指的人權,如果世界那麼完美,法律那麼完善就不用《公約》了,也沒有哪國有資格譴責哪國侵犯人權了。

《公約》第23條就是人人都平等享有婚姻權利,所以婚姻平權並無超出關注組所說的範圍。至於有關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對《公約》第23條的解釋,下面會再講解。現在先說說被關注組斷章取義而無視的《公約》第2條(2)款:
“凡未經現行立法或其他措施予以規定者,本盟約每一締約國承擔按照其憲法程序和本盟約的規定採取必要步驟,以採納為實施本盟約所承認的權利所需的立法或其他措施。”

我是不知道關注組指《公約》指人權是建基於本土已存在的法律有什麼根據。

關注組所提及的案例

對於2002年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委員會」)那個case,我不明白為何關注組沒提及該案的名字Joslin et al. v New Zealand和reference。此案至今已經有15年,當時世界婚姻平權進展還是十分落後,期間世界人權已經有很大的進步。制度和法律是一直會改變變得更完善的,不然現在的婚姻也不會是一夫一妻,也不會禁止了強逼婚姻。 繼續閱讀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對法律的獨特臆想

廣告

同性戀的平等權

Generated by  IJG JPEG
Generated by IJG JPEG

(圖片來源: CNN)

作者: 陽劍文

昨天美國更甚是整個世界的同性戀平權上發生了重大的改變: 美國聯邦法院裁定各州不能禁止同性婚姻。換句話說, 亦即是整個聯盟都須要認同同性婚姻, 美國成為第21個認可同性婚姻的國家。雖然感到高興, 但是山中在facebook的說話提醒了我, 加拿大早就10年前已通過同性婚姻, 才意識到比起文化相近的加拿大, 美國其實已算是很落後。

我之前簡單寫過幾篇關於同性戀權利的文章。一個我們要明白的重點是: 屬於人權和自由的事不應是由人民的多數去決定的, 這可以導致多數人暴政。因此, 對於早前愛爾蘭的公投, 雖然我為所得的結果感到高興, 但是我並不認同這個方法。近來美國有很多人, 尤其政客出來說, 同性能否結婚應交由人民去決定。這個說法是嚴重違反人權精神的。一群擁有奴隷的人, 會否覺得自己把那些黑人作奴隷是不當的? 當擁有奴隷的人是多數, 若交給他們公投決定應否廢除奴隷制, 那結果會是如何? (沒錯, 又是老掉牙的奴隷制比喻)

我們當要用到公權力去限制人的自由時, 必須是某項自由與社會的利益有非常重大的關係, 在兩者之間平衝下有很足夠的理由去暫緩或禁止這項自由。只有在這樣的原則下, 我們才可以避免人民受公權力不當的打壓和限制。 ( 例如取去犯罪的人的行動自由丶緊急狀態下戒嚴 )。

因著以上的論述, 我們應該很清楚明白到, 任何時候都要認真思考和提出嚴謹的論點和論據, 才可以提出禁止人或某種人去享受某種自由。

如果法律禁止某一群人去做某一件事的自由或接受某種權利, 而沒有非常充足的理據, 便代表是歧視和違反了人權中的平等權。

同性戀者一直以來, 就是被不公平的對待。一直以來我都看不到有甚麼理由可以因著同性戀者所愛的性別而禁止他們結婚丶養育子女。多年來, 我都看盡和反駁盡各種荒謬的理據, 沒有一點是稍為合理的。最近我看到有人說, 現時其實沒有證據顯示同性戀者的子女可以正常成長, 所以同性戀者不應有養育權。簡單假設這是對的, 那你沒有證據, 你可以怎樣提出論述阻止他人的權利? 這是一個盲點。這有如主張法庭上舉證責任落於被告, 被告要搜集證據證明自已是清白一樣。

我看過有很多人以著理性的語調去說一堆非常荒謬的謬論反對同性戀者的自由和權利, 然後說其實自己也很尊重他們。他們絕對不是。他們這樣的行為其實很刻薄, 並不尊重人應有的尊嚴丶自由和權利。

我呼籲各地的人民站起來反抗一切不當的法律。如果現今的法律有不當侵犯人民的自由, 我們應該要提出修改法律, 或提出違憲審查; 如果有人試圖要訂立這樣的法律, 應該要批評並阻止。

當然, 對於在大部分先進地區, 同性戀早就擁有大部份的自由, 不會因為性傾向或進行性行為而被撿控丶判罪或嚴重霸凌。關於婚姻權的問題, 其實比起落後地區同性戀者的自由, 以及公民的言論自由丶受教育的權利丶婚姻自由等問題較輕微, 但是我仍然認為得到婚姻權是很重要的事。同性戀者得到婚姻權, 除了是基於法律之內被平等對待而得到應有的尊嚴外, 更是確保了己婚同性伴侶的各種重要社會福利和權利。(例如遺產的繼承丶伴侶在需要做手術時簽署同意書) 我希望世界各地的人權狀況都盡快改善, 先進地區的人可以更關注和協助落後地區的人。

(如果大家有意邀請我加入推動人權的組織丶知道有甚麼活動我可以參與, 總之是知道有甚麼我可以為人權的推進做的, 請聯絡我。如果是要親身出席的, 我今年只能在日本。)

同性戀與「道德」

作者: 陽劍文

縱使社會越來越先進, 社會上仍然有很多人對於同性戀丶雙性戀丶變性人和其他性小眾的人士存在很大的誤解和歧視, 尤其是東亞, 更不用說可以因此被判死刑的中東丶非洲各國。很多人都說同性戀就是不道德, 我卻從來沒有見識過任何有絲毫說服力的論述。

之前略談過道德是甚麼道德準則的建立和運用, 亦批評過「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關於LGBT議題的胡言亂語。* 前面兩篇主要都說明了道德討論要怎樣, 簡單概括來說, 就是道德的論點背後必須是有完整丶嚴謹的論述支持, 絕對不能是空泛的。例如對同性戀的批評, 不能來來去去都是說「它就是不對」丶「它就是不道德」, 這根本沒有論述; 或者說因為它「違反傳統」所以不道德, 因為這論據不能說明為何因此我們要認為同性戀就是不正當和應受限制。如果一件事與傳統不符合就不當, 世界上有千萬件事都是不當, 例如自由戀愛丶語言的改變丶不紮腳丶教育制度改革丶用手提電話拍照等。傳統就是過往的習慣, 社會的各樣演變和進步都是改變傳統。從以上的一套簡單的邏輯我們可以知道, 「違反傳統」不應該是道德標準。如果「違反傳統」是一項道德標準, 這樣的一套「道德」根本不應該是我們想要的。

因著上一段的論述, 我們知道「違反傳統」不能作為規範社會任何事的原因, 所以說同性戀丶同性婚姻「違反傳統」所以不道德應該被視為無效的論點。(事實上同性戀傾向在世界各地遠古時代早就存在, 不過這並非重點)

很簡單的一個類比, 假設某宗教組織批評女性上學是不道德的, 因為「 女性的角色是在家照顧家庭」。那我們就要思考, 這樣的論據和道德標準是否正當。依著這樣的邏輯, 所有要求女性離開家中的活動都不應被認同, 都是不道德的。這樣的一套的「道德」是我們要的? 我們有何理由不讓女性受平等對待? 說一件事不道德, 因為它不是A或不符合A, 很多時候是不足夠的。

還有以「不自然」的指控提出同性戀不道德, 也不是有效的論據。我實在不明白這裡「自然」的定義, 如果是指動物界, 我不知道為何要將人類行為的正當性與其他動物比較, 人類社會和人類以外的動物界本質上本來就徹底不同。很多人類做的事都不出現在其他動物上 (幾乎99%?), 農業丶穿衣服丶建築丶發展科技丶戴眼鏡等等…更加不用說這其實是動物界常見的事。如果「自然」是說天生與否, 那我想問學習行為是否不正當? 人類有甚麼事不是學習行為? 又更加不用說科學界根本未有共識。

反而是不平等對待同性戀者丶打壓同性戀者才是不道德, 因為我們缺乏合理理據說明同性戀是怎樣不道德丶怎樣不正當而須要受責備和規範, 亦即是等於無理限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我們應該對於一切無理限制他人的自由和權利的意識型態和法律予以讉責。

 

*他們的言論完全是意識型態鬥爭, 完全沒有邏輯可言, 亦不根據事實,與這種人糾纏是浪費時間。「難道你認為4位法官決定香港人的法律, 是合理嗎?」這一句是精華。

破壞婚姻制度的真正兇手

作者:Curtis Lai

在現今的社會中,幾乎什麼事都可以爭論得面紅耳赤,其中一個引起非常大爭議的議題,就是同性婚姻。其中所謂「婚姻的意義」,更是兵家必爭之地,雙方都非要搶到對婚姻意義的話語權不可。其中反對同性婚姻的一方經常咬著不放的論點,就是婚姻與生育之間的關係。

反對方在婚姻與生育之間關係的論點,總結來說不外乎以下幾點:
1. 婚姻的意義不單是兩情相悅,而是肩負著生養後代的重要作用,即婚姻的意義中包含生育;
2. 由於同性戀者不能生育,所以不合乎「婚姻」的基本原則,因此同性戀者不應該結緍;
3. 強行容許同性婚姻將會破壞婚姻本來的意義,亦即變相破壞婚姻制度。

但實情真的如反對者而言,破壞婚姻制度的兇手,真的是同性婚姻嗎?

image
(圖片取自無線劇集「寒山潛龍」)

回顧一下歷史。在中國傳統的婚姻中,「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妻子不能生育屬於「七出」的第二條,丈夫是可以以此為由休妻的,雖然「休妻」涉及以男性為婚姻的主導,女性只為男性從屬的問題,但撇開性別歧視後可以看出,在中國古代的婚姻中,生育的確是婚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社會對夫妻生養後代有著強烈的期盼,以致古代很多夫妻為了能「有後」,都會用盡所有辦法,甚至出現因為正妻無後,正妻同意甚至主動為丈夫納妾以繼後香火的情況。

不過,婚姻必須生育這個概念在現代是否真的在繼續執行?問問時下新婚的男女及他們的家長就知道了。愈來愈多的人會認為,是否生小孩是夫妻兩人可決定的事,夫妻有權不生小孩而繼續維持婚約,並認為這是人權的一部分;而近年父母對於子女是否生養下一代,也愈來愈趨向讓子女自行決定,「順其自然」。甚至本人早幾年出席一個朋友的婚禮中,新娘在婚禮上已向眾親友表示結婚後不會生小孩,而他們的親友也只是跟他們說笑道「年生貴子」,並沒有覺得他們不生小孩就不應該結婚。另一方面,由於近代醫學漸漸昌明,人們開始發現世上很多不育的夫婦並不是不想生育,而是生理上無法生育,強行要求他們生育不單對他們是一種壓力,甚至是一種傷害,因此也不會要求他們生育。

出現這種轉變的根本原因,是異性戀者反思婚姻時,漸漸意識到若堅持婚姻必須生育,它對人類的禍害比它帶來的好處大很多。因應著各人的環境及想法的不同,夫妻間應有權利去決定是否生育,否則只會令夫妻受到無謂的壓力,更可能因為抵受不住壓力而混亂生小孩,因此禍延下一代。另一方面,若不能生育者就不應該結婚,那難道有醫生證明不育的夫婦就需要強制離婚?堅持婚姻必須生育,只會令因各種原因不願生育或不能生育的夫婦活在巨大的社會壓力下,在痛苦和悲傷中度過他們的婚姻;當婚姻成為了部分人的壓力,而不是祝福時,婚姻就會失去它更基本的意義。

所以,婚姻在生育上觀念的改變,其實來自異性戀者對婚姻意思的反思,並非來自同性戀者對婚姻制度的壓迫。 若你依然堅稱生育是婚姻中不可或缺的一環,那破壞婚姻制度的真正兇手,正正就是這些改變婚姻觀念的異性戀者,而不是同性婚姻!。同性婚姻根本沒可能破壞婚姻制度,因為遠在同性婚姻有可能合法化前,異性戀者早已破壞了那種會對人造成壓迫的舊制度,而且這是一件好事。同性戀者最多只是看見婚姻的意義慢慢演變成他們都能滿足,才繼而宣稱自己有權結婚。同性戀者從來都不是破壞婚姻制度的元兇。

由此可見,說同性婚姻破壞婚姻制度,是倒果為因,令同性婚姻背負著不屬於它的罪名,亦令同性婚姻的聲譽受到不公平的損害。 婚姻的意義早已跟著時代及社會的進步而改變;也只有不斷將制度更新完善,社會才能因此而進步。固步自封只會令舊制度的缺點累積起來,對社會造成更大的破壞。

我也說說「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的回應

藍調黃昏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認為婚姻制度是「整體社會對某種事情的嘉許與認同」,但從沒說到底為什麼。他們解釋的婚姻更顯得他們不懂什麼是婚姻。從他們的回應看得出他們不懂法律不懂什麼是人權,基本人權和人權有什麼分別。

結婚的原因很多,不只是為了組織家庭和生育,更加不只是在於滿足性需求。比如說,是法律、社會保障、感情、經濟的需要。要組織家庭不一定要結婚,現代人更有些覺得一紙婚書是沒必要的,也有人人在中年,並踏入年老階段,才覺得結婚是必須的,為什麼呢?因為結了婚才有法律約束效力,財產得以繼承,結了婚也有保障,我有咩事我另一半可以話事!

這裡首先解釋什麼是婚姻:

法律上,婚姻只是兩人締結並宣告受法律約束和保護。法律約束與保障和社會保障包括財產繼承權、社會福利、買樓、保險、稅務等。在醫院接受手術,醫生更須得家人簽字同意。人老了,或許無兒無女,或許子女在遠方,身邊最親的就可能只剩下另一半,也只有他/她才能為你做決定吧。

結婚是每個人的基本人權,而不是「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無賴地說的是「每人和異性結婚權利」。人權是每個人應有的權利,是不受剝削和限制的。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說指定異性結婚就已經是剝削人權了!法律的承認不等於要社會認同,法律是約束和保障社會群眾的工具。市民可以不認同,但市民不能阻止法律去保障同志/變性人,婚姻自由是他們應有的基本權利。就等於法律保護不同種族的人士不受不平等對待,大眾還是可以心裏鄙視他們、歧視他們,我相信別的種族也不會介意歧視他們的人人品差,因為這是別人品行和家教的事,跟他們沒關係,他們關心的是實際上沒受到不平等對待就可以了。舉多個例,法律賦予人們宗教信仰自由,我們可以信乜都得,你可以唔認同我,但你唔可以阻止我。所以法律的承認只是為了約束和保障社會群眾,並不等於社會要認同。

基於上述解釋,婚姻並不是「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所說「社會的嘉許和認同」,婚姻是兩成年人之間的事,婚姻自由是人人的基本人權。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說:「難道你認為4位法官決定香港人的法律, 是合理嗎?難道你認為政府要立一些法例, 是沒有社會廣泛的共識, 最好嗎? 這是什麼道理?面對社會上有爭議的事時, 尤其是要立一條”整體社會嘉許與認同某種事情”的法例時, 如果不是看大多數人的共識, 而一定要依小數人的意願? 你是認為大多數人都是自私不講道理? 還是認為自己沒有道理去說服大多數人? 你的民主精神在那裡?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這麼說就證明他們不懂法治,沒人能淩駕於法律之上,政府和民眾都不能。他們也不懂民主。民主不是多數人暴政,民主社會也要照顧小數的意願。就算一群十個人也有自己不同的想法和想做的事情,更何況是社會?弱勢社群難道就永遠只能處於弱勢嗎?如果是這樣,黑人只會永遠做奴隸。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說過很多次「良心自由」。我沒聽說什麼是「良心自由」,大概是英國不流行這說法吧,我猜應該是「思想自由」,freedom of thought的一部份吧。網上找了很久,「良心自由」是Freedom of conscience「- is the freedom of individual mind’s internal judgment、reflection and estimation from external intervention。」而在英國網站再查Freedom of conscience 顯示的是Freedom of thought,這可能是地區不同法律的分別。

我不知道婚姻條例要如何修改才能衝擊大眾的「良心自由」- INTERNAL judgment、reflection and estimation from external intervention?看清楚,是「INTERNAL」。不管法律承認變性人接受了手術的、未接受手術的,甚至承認同性婚姻,也不會限制大眾心裏-「INTERNAL」怎麼想。

看了的「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powerpoint第一頁,還真是不懂法律的,竟然說社會福利是「社會嘉許和認可」?還說是「法律的嘉許和認可」?他們這麼說是基於法律承認了同志和變性人的婚姻就可享有社會福利,而這說法並不妥。社會福利是市民的基本權利,這也是為什麼要允許同性婚姻、變性人婚姻的原因之一 - 他們不能和大家一樣享有全部這些基本權利。看看《基本法》第三章之「居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的第三十六條吧,就是新聞常說的孔允明案法官也給我們解釋清楚了。至於雇主提供的津貼和福利是給員工的,不管員工是何種人,身份地位等,所以才有人要同志平權-他們身為員工就應該跟其他員工一樣享有員工福利,不該因為他們的身份而受到不平等對待。難道老闆給員工福利時還要查家宅,還問你有沒有結婚嗎?是不是同性戀、變性人?

至於婚姻是道德認同和婚內性行為是到道德上的認可,我覺得是不知所云。至少今時今日並不是這樣的,社會在變遷,文化亦都在變。現在婚前性行為是不受法律約束的。現在多少異性婚前性行為?所以婚姻和性行為已經不是同一件事。異性可以,為什麼同志和變性人不可以?婚前性行為是兩個人的私事,不論異性,同性或變性人,兩人的性行為是不須得到到社會上認可的。

綜合上面所說,婚姻自古以來都不只是為了性行為、組織家庭和生育。而現在的社會,婚姻已經和性行為、組織家庭和生育是兩回事。現在婚姻的作用只是為了法律上的約束和保障。無論大家是怎麼一套的道德觀,都不能淩駕於別人的婚姻自由的基本權利。

我看「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連中文也不是很好,真懷疑他們能否明白我們在說什麼,他們說:『「你可以不認同香港的印度人跟你有同樣地位, 但你不能說法律縱容他們跟你有同樣的地位;」這個與我們的議題有什麼關係?』

人地陽劍文明明是在給例子,成段係咁寫的:

「還有, 修改婚姻法到底是怎樣衝擊群眾的「良心自由」? 你從來都可以有自己一套道德觀, 政府沒有能力改變它。你可以相信殺人是對的, 但你不能說法律阻止你殺人是衝擊你的「良心自由」; 你可以不認同香港的印度人跟你有同樣地位, 但你不能說法律縱容他們跟你有同樣的地位; 」

正如我所講,修改婚姻法是不能衝擊群眾的「良心自由」freedom of thought/ conscience。不如去問下變性人和同志,他們介意大家怎麼看怎麼想嗎?他們才理得大家怎麼想呢,他們只關心法律能否保障他們受到公平的對待。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還給例子說法律是有「容許性」和「鼓勵性」的。而「鼓勵性」的法律需要大眾的共識和同意。我一看就在想,這兩說法有啥分別?他們說,同居是法律「容許」的(容許性),而「若要立一個法, 若登記成為同居伴侶, 每年可得額外的優惠(鼓勵式法例), 我想, 這要社會的共識, 才可以立」。沒錯,一切都是他們「想」出來的,事實是這只是不懂法律的人才會說。正確來說應該是「法律並沒有禁止同居」(沒有一條法律禁止同居),而不是「法律容許同居」,沒有所謂的「容許性」。他們也看不出他們的說法自相矛盾。現在沒有一條法律說「容許同居」的,如果有,那麼這法例到底是他們所說的「容許性」還是「鼓勵性」?他們所說的「容許性」和「鼓勵性」是沒分別的。所以,這並不能駁倒陽劍文所說的「不是大多數人就是對的」。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最後對陽劍文說的「他們說得對的是, 婚姻的確是社會制度, 涉及稅務丶福利政策等。那到底這個制度為何只可容許異性伴侶呢? 」這麼回覆:「容許一男一女(原生性別)一向沒有爭議.」

無賴得很,怎麼會是沒有爭議?沒爭議那麼社會現在在討論什麼?我們在討論什麼?別迴避問題啊!「為什麼只容許異性伴侶享有社會制度, 涉及稅務丶福利政策等。反對一方有責任提出合理的理據」?為什麼???

陽劍文說:「就算大多數人有能力在理性分析上得出道德丶人權的指引, 這群人一樣可以不顧是非, 只顧個人喜好而同意或反對。所以, 政府沒有責任根據群眾意願推行或修改法律。(不過他們有責任向公眾解釋和溝通。)」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是這樣回覆的:「這樣, 你一定贊成推行23條了, 一定贊成推行國民教育了, 因為你認為民意是不應被尊重的!」

他們這麼說再一次證明他們不懂民主。人家都說了「有責任向公眾解釋和溝通」,那又怎麼會是認為不須尊重民意了呢?如果他們覺得尊重民意是一有人反對上街就要跟著他們的意思去做的話,我們要代議民主制來幹嘛?誰不滿意就去踩場就對了!事實上,尊重民意是政府諮詢並和公眾解釋和溝通。

題外話:我是讚成23條和國民教育的,不過這就是其他議題了。

別人都在理性討論,並有提出有力理據,但「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一直在迴避問題。看看他們的回應一條一條的斷章取義,大部份都是以問號結尾的反問,到底會不會寫一篇文章都成問題!而且他們這樣反問根本沒正面回答問題,可見得他們有多無理。

View original post

大多數人的意願就是對? (二)

作者: 陽劍文

上次寫完大多數人的意願就是對? 之後,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對我的分析作出了回應。我非常感謝他們的回應, 我認為社會須要有討論才能夠進步。不過當然, 這樣的討論必須要理性。理性不是指是否粗暴, 而是指是否運用論據支持論點丶有沒有預設立場丶是否針對理據而非立場丶是否有人身攻擊等。這一篇很長, 但我認為有須要以正視聽。請讀者耐心閱讀我對他們的回應。

1. 我說他們回應何韻詩時說了一句「我們不是守舊, 而是先進的! 如果男與女兩性是多元, 就算是吧!」根本不知所云。

他們對此回應說: 『我們當然是先進啦, 以社會公義及人權的角度反對不公義的同運, 是最先進的! 男女兩性, 兩對我來說, 已經是多了, 再多已是「太多」!』

何韻詩在說在「性」的看法上是開放/先進或守舊, 他們說了去那裡?

那到底為何是太多呢? 何韻詩的意思是「事實上性別根本就是多元的」, 那他們要不就應該以理據反駁說「性別根本只有男女兩性」, 要不就應該說「性別根本就不應該多於男女兩性」。他們想說的是後者, 但根本沒有理據。沒有理據就沒有正當的論述。你說一句「對我來說, 已經是多了…」, 我又說一句, 「對我來說, 已經是少了…」有何意思?

2. 我說: 『何韻詩的「你」根本就沒有指明是誰, 他們幹甚麼對號入座?』

他們回應:「何向著公眾說”你”, 應是指反同運人士(照我的理解), 為什麼不可以對號入座?」

你都說了她是「向著公眾」說, 憑甚麼認為她指的是你們, 而非「公眾」?

如上一點一樣, 你說一句「何向著公眾說”你”, 應是指反同運人士(照我的理解)」, 我又說一句「何向著公眾說"你", 應是指愛吃麵包的人士(照我的理解)」, 有何意思? 這一句缺乏了論證過程。

3. 我說「其他地方我不多講」他們問「為什麼不講埋(講一起不出來)?」

因為我的文章有回應的重點。

4. 我說: 『原本讀完這段後, 覺得寫得非常荒謬, 很想諷刺一句「那你最好在決定結婚前設立公投」。不過之後他們補充說, 所指的「婚姻」都是指整個婚姻制度而非每宗婚姻。那好, 我們就把它看成婚姻制度, 看看是有多合理。』

他們回應: 「算你還有點理性!」

那我在此說句謝謝, 我自問理性, 因為我一向講道理。

5. 我在文中比諭婚姻制度為奴隸制。他們回應說:「奴隸制度不是一個”整體社會對某種事情的嘉許與認同”的制度, 不能與婚姻制度比較。」

首先, 你憑甚麼定義婚姻制度為「涉及整體社會的嘉許與認同」? 我就算不用原本所說的「整體社會的利益」, 像你任意定義, 我一樣可以說「奴隸制度涉及整體社會的嘉許與認同」。我甚至可以說, 荷蘭的風力發電是涉及香港整體社會的嘉許與認同。如果你不論證婚姻制度為何要社會的「嘉許與認同」, 這等於廢話。

6. 我說: 「因為按照奴隸制的意義, 奴隸制涉及整體社會的利益。 如果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 讓奴隸做一般的自由人, 硬推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 是對大多數人的良心自由的衝擊, 是有違人權原則的! “」

他們說: 「你懂不懂什麼是良心自由?」

你認為我不懂? 為甚麼?

7. 我說: 「大多數人認同的可以是錯; 不認同的可以是對。」
他們指「婚姻制度, 本質上是一個”整體社會對某種關係的嘉許與認同”, 如果你接受這婚姻這個本質, 那麼要更改婚姻制度, 要求有”整體社會共識”, 是不是順理成章?」

告訴我, 大多數人認同是否就正確? 我是否已經說明甚麼是「訴諸群眾」謬誤? 當時大多數人認同奴隸制, 那是否對?

又是那一句, 如果你不論證婚姻制度為何要社會的「嘉許與認同」, 這等於廢話。我可以說: 你與誰結婚丶到哪裡吃飯, 是涉及整體社會的嘉許與認同。如果你接受這婚姻和吃飯這個本質, 那麼要更改婚姻制度, 要求有「整體社會共識」, 是不是順理成章?

8. 他們又回應說「難道你認為4位法官決定香港人的法律, 是合理嗎?」

甚麼叫「決定香港人的法律」? 是他們立法的嗎? 還是他們想說「法官沒有能力司法」? 若如此, 他們面對的問題應該比修改婚姻制度嚴重千倍, 因為問題是香港司法制度不當, 乃至全世界民主國家司法制度不當。我實在想不起有哪個民主國家可由民眾司法又或賦與民眾公投推翻終審的裁判。原來大多國家的司法制度都出錯, 我們都不能信任司法, 這個世界太黑暗了。法官是受過法律知識的訓練和考核的, 他們是權威。不同地方的最高/終審法院是根據人權原則丶平等原則來判案丶審視法律是否不當。他們也會出錯, 但機會率絕對比不懂法律的平民百姓低得多。你可否不查資料然後告訴我甚麼是普通法原則? 刑事法又是甚麼? 還是你覺得司法不須靠司法原則丶法律條文? 真是口出狂言。

他們又再說: 「難道你認為政府要立一些法例, 是沒有社會廣泛的共識, 最好嗎? 這是什麼道理?」

我再次提醒他們, 我已經解釋了甚麼是「訴諸群眾」謬誤

「一定要依小數人的意願? 」

我到底哪裡說是「要依小數人的意願」?  我說要根據事件本身的對錯進行討論。

「你是認為大多數人都是自私不講道理? 」

我憑甚麼相信大多數人都是無私? 你有甚麼理據證明大多數人一定是無私丶講道理?  如果大家都講道理, 為何以前美國會有如此嚴重的黑人不平等問題? 大多數人都是無私丶講道理的話, 哪裡會有少數受歧視的問題?

「還是認為自己沒有道理去說服大多數人? 」

我不就是在說我們要根據道理對錯作出討論嗎?

9. 「這樣, 你一定贊成推行23條了, 一定贊成推行國民教育了, 因為你認為民意是不應被尊重的!」

我認為「群眾意見不一定對」等於「群眾意見一定不對」?

10. 11. 他們說: 「我在上文說你不明白良心自由, 原來是真的, 你的問題已表明了, 這裡有一個powerpoint, 是討論同性婚姻如何侵害良心自由, 用在”變性人婚姻”, 也是一樣的道理, 不太多slide, 希望你可以看得明白: http://www.tinyurl.com/fsconcern7

我說: 『你從來都可以有自己一套道德觀, 政府沒有能力改變它。你可以相信殺人是對的, 但你不能說法律阻止你殺人是衝擊你的「良心自由」』
他們回應: 「我說你不懂良心自由, 是沒有說錯的。」

你不提出論述, 是否因為你說了就是對? 對底政府透過甚麼手段強逼你相信某種道德觀/價值觀? 我已經說了: 『你可以相信殺人是對的, 但你不能說法律阻止你殺人是衝擊你的「良心自由」』

12. 我以「你可以不認同香港的印度人跟你有同樣地位, 但你不能說法律縱容他們跟你有同樣的地位」的例子解釋為何你有自由擁有自己一套道德觀/價值觀。

然後他們說: 「這個與我們的議題有什麼關係?」

讀者自己想想。

13. 「對於任何有爭議性的行為/生活, 容許性的法例, 是可以鬆一點, 但鼓勵性的則要整體社會的認同(或起碼不反感), 才可以立法.
例1: 同居這行為, 在某些人看來是OK的, 但另一些人看來, 是十分不道德.
香港的法例, 現在是容許同居的, 但若要立一個法, 若登記成為同居伴侶, 每年可得額外的優惠(鼓勵式法例), 我想, 這要社會的共識, 才可以立.
例2: 舉一些與性無關的例子, “打麻雀(賭錢)”有些人認為OK, 有些人認為不好, 但是現在香港, 這不是犯法的(容許性); 若你要求立一個法, 每年打多少麻雀, 可以有扣稅優惠(鼓勵或法例), 我想, 這要在社會中有共識, 才可以立」

他們又在犯「訴諸群眾」謬誤。我再問一次, 當年林肯沒有尋求共識, 強硬推行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廢除奴隸制是否錯? 我們不講人權, 只講共識?

14. 我說『「良心自由」根本與此事沒關係。』 他們說: 「不是沒有關係, 是你不明白而已, 你在上面已經問了, 證明自己不明白。」

我已解釋。

15. 我指: 「若他們不認同, 他們應該走入終審法院的法庭, 抗議那群混蛋法官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 衝擊你的良心自由丶他們的判決都不合人權原則。」
他們回應: 「對, W案的判決是不對, 我們已公開表達, 你沒有看過嗎? 如你同意, 可以一起聯署: http://www.tinyurl.com/sodo9
至於示威, 我們也做了, 你不見我們的相片嗎?」

不止終審法院, 所有法院的法官都沒有根據「大多數人的意願」來判案。請推翻現今的司法制度。

16. 我說「若是這樣, 我會很欣賞他們在看不同的事件上維持一貫的標準。」
他們說:「見上面, 先多謝你的欣賞!」

我叫他們抗議法官「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判案, 他們聽不明白。

17. 我說 「反對的一方, 應該要跟另一方討論《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當中容許變性人與異性結婚的條例本身的對錯。他們應該要說明到底這樣修改 《婚姻條例》的問題在於甚麼。」

他們說:「我們已經說了, 請看我們的聯署內容」

我的重點是, 他們的回應不指出條例本身的問題是不當的。

18. 我問: 「他們說得對的是, 婚姻的確是社會制度, 涉及稅務丶福利政策等。那到底這個制度為何只可容許異性伴侶呢? 」

他們指:「容許一男一女(原生性別)一向沒有爭議」

沒有爭議? 那上次在立法會的不是爭議? 你在說甚麼?

19. 我說「反對一方有責任提出合理的理據。」

他們說:「不, 應是贊成”擴充”婚姻範圍(至容許變性人)的一方提出理據」

荒謬。你反對不須理據? 我反對你成為香港局民, 你最好不要問我理據。

我來問你, 這群「人」是否人? 若是, 他們是否沒有人權? 你是否仍然認為人權是由大多數決定? 變性人是否較低等的?

20. 文中說,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的立場明顯是反對變性人與異性的婚姻, 但他們一整段回應中也沒有拿出理據支持立場。到底他們反對的原因是甚麼?””
請看這裡: http://www.tinyurl.com/sodo9

讀者有興趣可以去看一看。

另外, 我略為解釋過同志權利, 請讀者去看一看「分析同志權利 (1)」

大多數人的意願就是對?

作者: 陽劍文

<圖片源自此連結>

大愛同盟在網上發表了何韻詩在立法會的發言,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在留言中發表了回應。其中充滿不知所云的言論, 例如當何韻詩說「就算你是多麼守舊,你都必須明白,我們今日的世界就是這麼多元,性別本來亦是如此多元。」 他們回應說「我們不是守舊, 而是先進的! 如果男與女兩性是多元, 就算是吧!」 首先, 何韻詩的「你」根本就沒有指明是誰, 他們幹甚麼對號入座? 他們亦不解釋為何自己是「先進的」, 然後不正式反駁對方「性別是多元」的論點, 曖昧說一句「如果男與女兩性是多元, 就算是吧!」 根本不知道他們想說甚麼。

其他地方我不多講, 我較想重點回應的, 是他們以下這一段: 「如果是個人生活抉擇的事, 例如宗教信仰、生活方式, 若不影響人及不傷害人, 是不需要所有人認可的; 但如果是婚姻, 按照婚姻的意義, 因為婚姻是涉及整體社會的嘉許與認同, 當然必需要社會的共識! 她與長毛一樣, 不明白婚姻的意義, 也把個人抉擇的事, 與社會制度的事, 混為一談. 如果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 擴大婚姻的範圍, 硬推變性婚姻法, 是強逼所有人認同, 這是對大多數人的良心自由的衝擊, 是有違人權原則的!」 原本讀完這段後, 覺得寫得非常荒謬, 很想諷刺一句「那你最好在決定結婚前設立公投」。不過之後他們補充說, 所指的「婚姻」都是指整個婚姻制度而非每宗婚姻。那好, 我們就把它看成婚姻制度, 看看是有多合理。

大多數人想的就是對的嗎? 大多數人的意願跟事實的對錯有甚麼關係? 根據他們這一套邏輯, 當年在美國奴隸制絕對不應輕易被廢除並需要尋求社會共識才可以。因為按照奴隸制的意義, 奴隸制涉及整體社會的利益。 如果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 讓奴隸做一般的自由人, 硬推憲法第十三條修正案, 是對大多數人的良心自由的衝擊, 是有違人權原則的!

大多數人認同的可以是錯; 不認同的可以是對。婚姻制度的修改涉及道德丶人權判斷。我們沒有理由相信, 由大多數人分析得出的便是道德丶人權的指引, 所以政府便要因著這樣的指引而立法。若不問道理對錯而根據大多數人的想法立法, 就是「訴諸群眾」謬誤

就算大多數人有能力在理性分析上得出道德丶人權的指引, 這群人一樣可以不顧是非, 只顧個人喜好而同意或反對。所以, 政府沒有責任根據群眾意願推行或修改法律。(不過他們有責任向公眾解釋和溝通。)

還有, 修改婚姻法到底是怎樣衝擊群眾的「良心自由」? 你從來都可以有自己一套道德觀, 政府沒有能力改變它。你可以相信殺人是對的, 但你不能說法律阻止你殺人是衝擊你的「良心自由」; 你可以不認同香港的印度人跟你有同樣地位, 但你不能說法律縱容他們跟你有同樣的地位; 同理, 群眾可以相信變性人不應與異性結婚, 但他們不能因這樣的道德觀而阻止政府立法, 然後指不然就是衝擊他們的「良心自由」。「良心自由」根本與此事沒關係。若他們不認同, 他們應該走入終審法院的法庭, 抗議那群混蛋法官不顧大多數人的意願, 衝擊你的良心自由丶他們的判決都不合人權原則。若是這樣, 我會很欣賞他們在看不同的事件上維持一貫的標準。

反對的一方, 應該要跟另一方討論《2014年婚姻修訂條例草案》當中容許變性人與異性結婚的條例本身的對錯。他們應該要說明到底這樣修改 《婚姻條例》的問題在於甚麼。 他們說得對的是, 婚姻的確是社會制度, 涉及稅務丶福利政策等。那到底這個制度為何只可容許異性伴侶呢? 反對一方有責任提出合理的理據。

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的立場明顯是反對變性人與異性的婚姻, 但他們一整段回應中也沒有拿出理據支持立場。到底他們反對的原因是甚麼?

分析同志權利 (1)

gay rights (1) - Chi

<作者: 陽劍文 (Kimm & the Kaktuses) 譯者:Curtis Lai>

問:
當我看到同性戀者牽手時,覺得很噁心,他們不是在侵犯我的權利嗎?
答:
你其實沒權利令你不喜歡的人和事在你面前消失。這是因為他們在邏輯上根本不可能對你進行相應的義務,而且他們也有存在的權利。若你不喜歡亞洲人,他們該為了不在你面前出現而不到街上去嗎?那些對別人穿紫色裇衫感到噁心的人又如何? 或一名女生純粹討厭男生?你對某事的感覺並不賦與你改變它的權利。

問:
為什麼同志應擁有權利?
答:
在談這個之前,其實是你需要提出同性戀有什麼問題。若你不能給出一個有效的證據表示同性戀有問題, 同性戀就只是一個中性特質,而擁有這個特質的人也只是普通公民。因此,同性戀者應該擁有與其他所有公民相同的權利,包括婚姻的權利。

問:
婚姻一直以來都屬於男和女之間的。同性婚姻難道沒有違反這個嗎?
答:
回顧歷史永遠不會幫助你檢視任何事情的對錯。 若事情從來如此就必須一直如此,我們就根本沒有可能建立如今天的文明,遑論改善,而我們也永遠不可能廢除種族隔離及奴隸制度。

若你不明白,我可給你免費上一堂人權課。若你不能同意,我建議你把腦袋捐給科學家作研究。我會很感謝你對人類作出的貢獻。

( 原文: http://philo-think.blogspot.com/2014/03/analysis-of-gay-rights.htm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