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政治

香港是否三權分立?

legislative council
(取自Hong Kong Free Press)

作者: 陽劍文

近來香港又有一群人在討論香港的政治制度是怎樣。首先, 我們都要搞清楚, 即使我們把它說成是甚麼樣, 或者我們希望是怎麼樣, 都不會改變客觀的事實, 就是基本法怎樣詮釋。香港的政治制度主要建基於這部基礎法律。

簡單來說,三權分立,或者叫"the separation of powers" (不過不完全一樣,因為有個"三"字,而實際上不是每個政治體都是三權),指的是公權力分配給三個機關,由各機關負責不同的事,不會由一個人或一個機關獨攬大權。而同時,各機關有一定制衡的權力,並且不倚賴於其他機關的運作。三權分立也有分程度,不只是"有"還是"沒有"。

議會制 (例子有加丶澳丶英丶日) 就是明確的非完全三權分立,因為行政的建立是基於立法的信任的。然而兩個機關仍然是分割、擁有不同的權力,並且仍然在制衡對方。議會制的行政首長由立法機關中佔有過半議席的政黨之領袖擔任, 而內閣由其任命, 所以行政和立法不易有衝突, 行政機關的想法容易得到立法機關支持。然而, 行政首長的意願, 或行為,也不必然一定符合自己黨或聯盟的期望。當這個情況發生, 立法機關就能夠不支持行政的施政, 不通過法案。而且, 在一些重大的決定中, 尤其是修改憲法時, 立法機關須要三分之二的大多數, 而執政黨不容易有大多數議席。而司法獨立在大多數先進國家都明確存在, 在這裡就不作分析。所以, 議會制政治體仍然可以是某程度上的三權分立。

然而, 議會制絕不符合由孟德斯鳩提出丶美國首長制採取的那一套三權分立。這種三權分立之中, 行政丶立法丶司法的運作很獨立, 制度上不需倚賴另一方存在, 但是實際上若行政和立法不合作, 雙方都難以運作。行政機關的施政需要立法機關的通過法案; 立法機關要通過法案亦需要行政首長簽署。所以奧巴馬政府就因為在國會中民主黨沒有足夠的議席而成「跛腳鴨政府」, 更在2013年無法通過財政預算案, 被迫暫時關閉聯邦政府。其他首長制的例子有墨西哥丶巴西等。

那香港到底是屬於哪一種? 有不少人, 尤其是親中的政客或學者, 說香港不存在三權分立, 而是「行政主導」。我同意制度上香港是行政主導,這我一直亦認同,我認為香港是行政主導丶變質了的首長制。我說的「行政主導」, 是指行政有較大的權力。例如, 美國的首長制中, 行政首長, 即總統, 若不接受國會通過的法案, 可以選擇不簽署; 但若果國會再以三分之二大多數, 總統就必然要接受。然而在香港的制度中, 行政長官的權力更大。若立法會再以三分之二大多數通過法案, 行政長官有權解散立法會。即是說, 立法會的大多數也無法凌駕於行政長官。解散立法機關是很大的權力, 一般只常見於議會制中由議會建立出的政府。從此看到, 行政長官在憲制地位非常高。

不過, 即使香港的行政機關有較大的權力, 也不代表香港非三權分立。香港的行政和立法是各自被選出, 明顯是獨立運作的。只要立法堅持不合作,行政機關就須要妥協, 否則就無法施政。這是明顯的行政丶立法互相制衡的例子。這樣的事, 在中國中央政府就不會發生。而且, 終審法院亦認同香港是三權分立。例如在2014梁國雄案中, 法院就指出根據基本法和普通法精神, 香港是三權分立。縱使權力傾向行政, 香港仍然是某程度上的三權分立。

五十年後

作者: 陽劍文

以前香港獨立這個議題在政界中近乎是禁忌話題, 民間只把它當成笑話。近年港獨的聲音越來越多, 有新「政黨」表示要爭取香港獨立, 黃之鋒認為獨立可以是一國一制丶一國兩制以外的一個2047年的選擇。他認為一國兩制將於「31年後限期屆滿」, 而在現在之後的10年要為這個期限作準備和決定, 並要訂下《香港約章》。

我認為要一個如此年輕的年輕人關心自己的社會丶為社會出力不是一件容易或常見的事, 他的熱誠是不容置疑。我亦覺得他有心要訂下長遠目標而非只著重眼前的問題是好事。

然而, 我希望他對某些事實上的聲稱丶局勢的了解等有質疑。

怎樣累積政治籌碼?

黃說: 「原本還在討論如何重啟政改,但後來發現民主回歸破產之後,再講普選輪迴已唔work,要轉策略諗一個新路線圖,啟動新戰線。」而現在他提出的是比爭取行政長官普選方法上的主導權更大的問題: 公投決定整體香港的政治制度和決定是否獨立。這是一個難度非常高的運動。之前透過罷課丶佔領街道丶與警察鬥爭的運動都不能令港府或中共退步, 為何之後中共會讓你以公投去決定你將來的政治制度, 包括怎樣組成立法丶行政機關, 更甚至是否獨立等? 現在要決定15年後要公投是否要獨立, 是把時間拉長來打更難打的仗。

黃認為, 要「累積政治籌碼」。他認為要「推動更完整的政策自給自足,令我們有空間促成自決,即如果十五年後全部都是東江水或普教中,那講什麼自決。」

我實在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意思是要跟中共說香港沒有中國也可以生存, 即是我有能力獨立, 所以你要答應給我公投決定我是否留在你的國家? 是威脅? 即是說, 假設十年後香港有辦法在用水上由倚賴中國變成自己能製造或發掘其他水源,  又以廣東話教中文(這跟「自給自足」有何關係?), 香港就有更多籌碼可以作政治角力去說服中央和港府進行官方有效力的公投?

現時黃之鋒和其黨友最重要的工作是: 分析進行具法律效力的官方公投的可行性。他的所謂政治籌碼到底是甚麼? 若果無約束性的公投做了, 然後怎樣? 又是那些佔領丶闖入立法會丶政府總部那些行動? 如果不能以得出的結果去作出甚麼有效的行動, 豈不是為自己找一條末路?

如果沒有辦法進行具法律效力或是有作用的公投, 就不要給港人無謂的幻想, 不要浪費港人的心機和力氣。你說「呢一刻無足夠bargaining power,無都要做,因為最壞是中央決定晒,咁點解我哋唔做。」 這種「我不知道怎樣可以成功, 做了有甚麼結果, 但是我還是要做」的言論政治人物丶社會已經由佔領行動時開始說過很多次, 而這是很不理性的說話。如做了也是最壞, 不做也是最壞, 那為何要做? 做一件事不用時間丶力量丶金錢? 你說這樣沒有道理的話, 叫有理性的港人甚至世界各地華人怎樣支持你? 麻煩你和你的黨友, 不要再用這種沒論述的說話蒙騙港人, 不如真誠地說「我們現在就是要開始探討怎樣可以增加香港的政治籌碼, 以致可以加強角力的成功率」還更好?

甚麼是「自決運動」?

黃多次提到要發起「自決」, 我不明白那是甚麼, 到底自決是甚麼? 是要香港不受中共影響? 要香港有能力獨立? 要香港有自行為香港的事務作決定的能力? 「經濟、房屋、社福、勞工、土地規劃、文化等多方面的自決」現在難道不是由香港政府自己決定的? 現時制度上, 中共在香港的政治中只具有很少的權力。中共在香港立法會沒有代表; 香港司法機關雖然有可能被人大常委釋法而推翻裁決的, 但仍然那仍然是極少數的案例; 國家性法律是不適用於香港的, 中共要直接插手香港事務其實難度很高。

那問題是甚麼? 實質上, 中共的確是有很不少的權力。現時行政首長是透過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制度上它可以只通過親中的人成為行政首長, 更可以選擇不通過行政首長提名的高官。透過這些, 它就可以決定香港的發展方向, 行政長官亦不會跟中共對抗。因此, 港人就會覺得是中共插手香港事務。香港行政機關是缺乏民主成分的, 所以行政長官的想法與香港大多數的想法很可能是不一致的。立法會亦不完全透過人民選舉產生, 所以亦一樣。如果黃覺得現在的問題是香港人不能為經濟、房屋、社福等等作決定, 那問題就是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不能反映港人的意願 (現實中民主國家的政府亦不一定經常聽從人民), 就是政治制度的問題, 亦即是說, 返回到以前就一直在討論和爭取的普選問題。「經濟、房屋、社福、勞工、土地規劃、文化等多方面」的不自主, 根本就只是政制。

如果香港人在現時或數十年後想要的只是自主性, 那焦點就應該集中在怎樣優化和爭取修改基本法去建立民主選舉, 而不用再拉扯到其他地方。

五十年後香港要怎樣走, 其實也很受以後中國的局勢影響。

從各報導和文章中, 我其實仍看不懂黃之鋒到底想要做甚麼, 而且他明顯暫時是沒有任何計畫。我期望黃之鋒和各政界人物對問題思考和發表時深入和仔細一點, 不然一切只是流於空想和空談。我承認香港的局勢很複雜, 問題不容易解決, 我也沒有甚麼獨特見解。而正因此, 政治人物更不能讓腦袋放空, 或是把情緒當作理性放進腦袋。

一地兩檢與思考能力、政治魄力的淪落

“Travellers who have passed through the U.S. government checks, but whose flight or ship has not departed, remain in the legal jurisdiction of the host country. U.S. officials may question and search travellers with the passenger’s permission, but they do not have powers of arrest (either for customs or immigration violations, or for the execution of outstanding warrants), although they can deny boarding. Local criminal laws apply, and are enforced by local officials. ” US Border Preclearance,Wikipedia

看香港一地兩檢的討論真的看到我頭痛欲裂。

先説明我不支持或反對高鐵,亦不關心一地兩檢是否會落實,我衹關心提出的論據是否正當:你要反對什麽支持什麽都好,請不要提出侮辱人智慧的謬論。

看到梁家傑的言論我衹能慨嘆堂堂一個大律師(咁大個律師)爲何淪落至此,說一些沒有基本法律常識的説話,而且連Google都不用(這點我下面再說):

liang

梁家傑又批評說:「如果內地公安可在西九高鐵站執法,在其他地方同樣可以,會破壞香港法律」。

一個大律師連國際法上的主權原則都不懂?一個國家的憲法是國家主權之下的法律規章制度,沒有主權這個憲法就沒有實在的用處。而主權的基本原則是排他性,即是一個主權國不容其他主權國或力量干涉它的内政或法律安排即是說,主權是絕對排除他國越境執法,不論你憲法上有沒有寫,因爲主權是任何憲法的默認前設。

那爲什麽美加可以有「一地兩檢」,容許他國「越境執法」呢?因爲主權國可以簽訂協議(即是國際條約)作出這樣的安排。協議如何在本國生效要看該國的法律制度怎樣接合國際法,有些國家國際法直接生效視作本地法律,一些國家,例如加拿大,就需要透過另外立法的方式使國際法在國内生效。

明白了這個道理一地兩檢其實很容易解決:中國政府與特區政府簽訂協議,明文訂立一地兩檢内容和權力與義務,然後各自立法執行就立刻解決問題了。《基本法》18是說中國的法律不「自動」在香港生效,不代表你不能自行立法來達到相同效果。兩地簽訂協議,有明文約束,有機制保障,這樣就無什麽可怕的。如果像梁家騮那樣怕:「在西九站被行政拘留14日」,老實說,你的問題不是一地兩檢,而是要不要過中國海關。中國當局要行政拘留你,等你過關就是了,爲何要等高鐵一地兩檢?

以爲有了一地兩檢,内地執法人員就能在香港其他地方、場合執法就更是低級到不得了的滑坡謬論清楚明白權利義務,中國海關衹能做協議規定的事項,而且沒有逮捕、扣留的權力,衹能處理邊境手續,那不就是不用怕什麽「越境執法了」。假如你說有了一地兩檢中國公安就可以到香港越境執法,那你是不是要問爲何美國FBI沒有到加拿大越境執法?這是不是很簡單的邏輯問題?

事實上,你衹要肯花幾分鐘時間Google一下,你就知道越境執法是多麽荒謬的僞命題。文章開始的一段就是摘自英文維基解釋美、加一地兩檢地海關人員有什麽法律限制,爲免讀者看不懂,我就把它就翻譯出來:

「旅客通過美國檢查站之時,但他的航班或船隻沒有離境,他依然是停留在本國法律管轄範圍内。美國官員可以提問或得到旅客同意時搜查他的行李,但官員沒有逮捕的權力(不論是爲了違反海關或入境條例,或是執行有效的令狀),但他們可以拒絕旅客登上航班或船隻。本國的刑事法依然適用,而法律是由本國的官員執行。」

清楚明白了?如果是不相信我或維基,讀者大可以去看加拿大Preclearance Act 原文。

當然,你依然可以繼續反對一地兩檢,你可以說北京當局不會這麽開明用法律制度規限它的權力。北京願不願意接受這樣的限制的確很難説,但你不就是希望和要求它這樣做嗎?爲何你連提都不提?假如北京願意創造這樣的機制,這對特區和中央政府關係而言就是一大進步。你不就是希望中國變得法治和開明嗎?中國變得法治和開明不是對你有好處嗎?你提出一個合理、進步的方案,它不接受不就是向人證明了問題在它身上嗎?在策略上說,如果當局要堅持通過一地兩檢,你提出這方案你衹有賺而不會有什麽損失。有百利而無一害的事爲何不做?

我會認爲,作爲民主派和在野反對派,你有責任提出一些可行而又能確實改進政制的方案出來,哪怕是丁點的改進也好。北京接不接受是一回事,但你絕不能因爲它不接受你就改變你的宗旨和原則,放棄你應有的責任,提出一些荒謬絕倫的謬論出來。你作爲一個政治領袖,不,如果你希望成爲一個政治領袖,你就要展示出你的魄力和智慧來。

很遺憾,我見不到香港有政治領袖

香港走雙首長制?

作者: 陽劍文

最近有人出來提出香港應該轉型成為雙首長制的地區, 由行政長官及政務司司長「分別擔任『地區首長』及『政府首長』的角色,分權共治,以推行『港式雙首長制』。」創意是非常足夠, 但是以合理性和實際性來說, 完全不合格。

首先, 政改的核心問題不是該作者所說的「『單一首長、雙重負責』的政制矛盾。」問題的核心是: 中共是極權政府, 極權政府並不會跟你講民主。中央不會輕易給予香港民主制度, 因為它根本不相信這一套。還有, 就算是一個民主國家, 中央政府 (或聯邦政府) 也不會輕易將現時掌握的權力下放。換著是任何人, 也不會輕易想將自己的權力割給他人, 更何況是一個大權在握的政府? 這就是核心問題。

那如果真的想轉換成「港式雙首長制」, 要怎樣做? 作者也明白「修改基本法的門檻極高」, 所以他提出的是「修訂本地法例及發佈行政命令,將行政長官現時兼任「政府首長」的主要法定權力,明確轉授予政務司司長,並修改政府人事編制,達到分權共治的效果。」以繞過修改基本法的方式去達到修改政治制度, 但請看一下基本法怎樣限制政治制度。

作者說要修改《釋義及通則條例》去將行政長官的權力自動轉移到政務司長, 此舉即是等於凌駕基本法。基本法第48條有訂明行政長官的身份和職務是甚麼。其中最明確和簡單限制作者的建議的一項是: (一) 領導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你要讓行政長官憲制名義上具完全的行政權力而實質上要行政長官將大部份政務交予政務司長, 讓政務司長帶領內閣執行政務, 就明顯違反基本法, 因為修改後的法例等於剝奪基本法給予行政長官的權力。

奇怪的是, 作者提及第48條的第4則時, 卻完全沒有提過以上合憲性的問題。如果不理合憲性的問題, 不如直接在《釋義及通則條例》中定義香港為獨立國家, 還好辦得多?

還有, 作者提出:「要建立憲政慣例,行政長官提名的政務司司長,必須透過『信任投票』(Vote of confidence)得到立法會內大多數議員支持 […] 政務司司長的人選,可以是立法會議員、政黨黨魁或其他得到議會多數議員支持的人士 」如果沒有法律規定, 行政長官為何要跟從你的想法去提名? 假設他提名了, 中央會不會通過?  你要修改法律去實質上修改制度, 中央還跟你配合?

就算不談可行性的問題, 如果不是因為想要繞過基本法和人大, 我想不到為何香港要有兩個首長。香港雖然(理論上)具高度自治, 但它沒有自己的外交和國防。雙首長制中的總統一般如果與總理不同黨, 總理就會負責大部份政務, 總統就會主要具外交和軍事的權力。香港的新特首與總統比較, 他會有甚麼職責和權力? 文中說的「憲制、地區安全、港陸關係及對外事務」對底實質有些甚麼?

作者提出「『雙首長制』亦廣泛應用於世界各地的自治地區」, 這並不正確。他所說的「英國現有海外領土(British overseas territories),如直布羅陀(Gibraltar)、百慕達(Bermuda)和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s)等,大多由一位英國委任的總督負責外交、國防及治安事務,而日常管治則由直選或議會委任的總理、行政長官或首席部長負責」根本就不是雙首長制, 是歪曲了其定義。總督不是民選的, 亦不屬該地區的政治系統內。加拿大也有總督 (Governor General), 它是否雙首長制? 作者等於勉強舉了這個例子去說服大家相信自治地區的雙首長制是有例可循的。

作者最後一段說「要實現我城的『民主自治』,香港人需要尋求新的想像」這一句似乎解釋為何他會犯以上的錯。可能對他來說, 談政治就是談想像。我很難想像這些錯誤是出自一個中大的法律博士。

建制派矛盾積存日久

¬Fªvª© ¥ßªk·|«Ø¨î¬£Ä³­û°OªÌ·|¡A©IÆ~ºMÂ÷¦û»â°Ï¡C ±i¥Ã±dÄá
鄙生在上一篇文章中,點評特首梁振英主動約晤民主黨,指出政改否決過後,港府和北京暫不將泛民視作「首要矛盾」。因此,才有
CY主動「破冰」之舉,透過緩和港府跟泛民,特別是温和泛民的關係,好讓他們騰出手來,處理香港現時最尖銳的「首要矛盾」。那麼,究竟在北京眼裡,現時的「首要矛盾」是甚麼?其中一個,便是建制派一直存在的內部矛盾。
繼續閱讀 建制派矛盾積存日久

CY主動約晤泛民有玄機?

cy-15_pXfD3_1200x0
繼公民黨後,特首梁振英主動約晤民主黨,並在上週二(14/7)跟民主黨六名立法會議員會面一小時,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也有出席。今次會面原定是半小時,最後會面時間卻增至一小時。會後民主黨主席劉慧卿回答記者提問,形容是次會面「沒有甚麼反感,大家都好坦率去傾」。

繼續閱讀 CY主動約晤泛民有玄機?

北京欲借泛民手否決政改

LiFei
上星期,泛民前往深圳與京官面討論政改。會談沒有亦不可能有成果,早已是意料中事。在一般的正常情況下,不外乎是雙方重申一下立場,京官循例堅持「八三一決定」是憲制性決定,不會撤銷。之後,便是泛民議員召開記招,抨擊一下京官根本沒有誠意,大家便各自收工回家吃飯。令人始料不及的,是中方非但沒有釋出善意,反而擺出更強硬姿態,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在記招中表示﹕「以後各任長官,實施普選,都要按照『八三一』,它的效力不限於一次選舉,是長期實施」。很明顯,今次京官根本不是來遊說泛民支持政改的,而是在逼使泛民否決政改方案。
繼續閱讀 北京欲借泛民手否決政改

敬告D100,喬寶寶老婆有居港權

D100 喬寶寶
近日,一名姓肖的黑市居民獲發「行街紙」,引起網上議論之聲不絕。網絡媒體《D100》發表評論,質疑﹕「如果匿藏香港9年的無證大陸男童可獲發批居港權;那為何喬寶寶的印度籍妻子居港22年,卻不獲批居港權?」由於此說法有誤,遂撰此文以正視聽。

繼續閱讀 敬告D100,喬寶寶老婆有居港權

再談中英聯合聲明

作者: 陽劍文

香港社會對《中英聯合聲明》存有很大的誤解。可怕的是, 沒有學者丶政客可以出來解釋清楚。

其中一大誤解是, 《聯合聲明》被呈上到聯合國登記, 所以是一件大事; 甚至因此更被認為是英國擁有對香港作監察的權利和義務 (不知道兩件事有何邏輯關係)。

李柱銘不認為英方無權無責, 並指港府的說法「夾硬嚟,法律上完全冇理由」(很牽強, 法律上完全沒有理由),「如果話交番香港畀我哋,之後點做就唔關你事嘅,中國使乜咁隆重寫個聯合聲明,寫埋方針政策,仲要拎上聯合國?」(如果說把香港交給我地, 之後怎樣做又跟你無關, 中國為何要如此隆重寫聯合聲明, 交待方針政策,更要放上聯合國?)

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 無論文件所用的字眼是甚麼, 基本上大部分由國家和有簽署能力角色簽署的文件都算是廣義上的「條約」(“treaty")。《聯合聲明》在這個規定上屬於「條約」。

而根據《聯合國憲章》第102條, 成員簽署的條約都需要交到聯合國登記並發佈。這是源於《國際聯盟盟約》第18條, 而目的是避免國家秘密簽署協議

從以上的事實我們可以明白為何《聯合聲明》要在聯合國登記, 原因與條約所談及的事情的重要性無關; 並證明了李柱銘的說話只是沒有根據相關事實的一派胡言。

戴卓爾自己跟其他人說甚麼, 並沒有任何約束力。即使她說得英國政府會多有道義責任, 也不見得是真, 可能只是用作說服港人的冠冕堂皇的說話。

再者, 假設中英雙方有意到國際法庭解決有關糾紛, 我們看不到英方有任何足夠的理據起訴中方, 中方沒有明顯違反聲明中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大原則。

上次已經說明為何《聯合聲明》沒有結予英國特別的角色去監察中國對香港的管治。《聯合聲明》中沒有訂明英國多少的職責, 只限於把主權移交給中國, 並會令過渡期期順利。移交後根本它沒有責任, 或權利去監察。

當然, 任何國家都可以因著關心世界各地公民權利的情況而對其他國家表示關注, 甚至作出施壓, 那就是另一議題。然而再去討論《聯合聲明》給予英國有甚麼權利丶義務, 已經是沒有意思; 即使英國真的有權利與義務去監察丶干預, 她也不會去做, 因為這有損她與中國的關係並因而影響自己的利益。

若果英國當年肯對香港負責, 她就應該向中方爭取建立一套機制, 讓英方在中方違反協議下作出某些介入, 並且定明香港行政首長和議會產生的制度。只是說「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等於沒有說, 「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更是荒謬, 至少也要說那只是形式上的任命。當然, 她根本就沒有還價能力。

既然英國從來沒有權利丶義務或能力去介入, 更沒有任何要介入的意思, 香港人還在對她幻想甚麼?

中英聯合聲明失效?

作者: 陽劍文

意外看到時事論壇討論《中英聯合聲明》是否失效, 台上台下都沒有在進行根據事實作討論。

《聲明》至今的作用—

對於香港, 中國在收復香港前, 已經訂立了《基本法》去規定香港在中國主權下的發展, 實踐《聲明》內中國表示對香港發展所訂的政策。香港任何公權力機關都沒有丶無需亦不能根據《聲明》去作出任何決定, 它沒有任何法律效力;

對於中國和英國, 《聲明》中沒有任何協議或規定訂下她與英國在收復香港後的任何權利與義務的關係。關於她對香港的政策, 並非是英國交出香港的條件(至少根據此文件)。既然如此, 英國就沒有角色去干預或監察中國對香港的管理或香港的事務, 縱使她推香港去死使自己有道義責任。

《聲明》至今的有效性—

在香港行政的實踐上,  《聲明》已沒有作用。不過《聲明》沒有訂下效期, 又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 《聲明》沒有失效。胡漢清聲稱《聲明》有效期是直至97年6月30日並沒有任何根據,

由於主權屬中國, 兩國亦沒有訂下任何機制讓英國去介入香港事務, 處理香港出現的任何矛盾, 英國沒有特別的角色去監察中國對香港的管治, 頂多只能以一個外國的身份作出評論。所以, 中國批評英國無權干預是有道理的。然而, 若中國對香港的管治沒有如對英國之前所聲稱的. 道理上英國也可就著中國的管治作出批評, 只是她不會因著前殖民國或《聲明》而有特別的角色去監察更甚至介入。

當然, 在某些嚴峻的情況下, 例如政府嚴重損害人權丶影響國際社會的利益時, 其他國家應該有權作出合比例的介入, 這就是另一議題。

另外, 請不要把將《聲明》交到聯合國登記是一回多麼重要的事, 聯合國沒有角色就著此文件作仲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