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年後

作者: 陽劍文

以前香港獨立這個議題在政界中近乎是禁忌話題, 民間只把它當成笑話。近年港獨的聲音越來越多, 有新「政黨」表示要爭取香港獨立, 黃之鋒認為獨立可以是一國一制丶一國兩制以外的一個2047年的選擇。他認為一國兩制將於「31年後限期屆滿」, 而在現在之後的10年要為這個期限作準備和決定, 並要訂下《香港約章》。

我認為要一個如此年輕的年輕人關心自己的社會丶為社會出力不是一件容易或常見的事, 他的熱誠是不容置疑。我亦覺得他有心要訂下長遠目標而非只著重眼前的問題是好事。

然而, 我希望他對某些事實上的聲稱丶局勢的了解等有質疑。

怎樣累積政治籌碼?

黃說: 「原本還在討論如何重啟政改,但後來發現民主回歸破產之後,再講普選輪迴已唔work,要轉策略諗一個新路線圖,啟動新戰線。」而現在他提出的是比爭取行政長官普選方法上的主導權更大的問題: 公投決定整體香港的政治制度和決定是否獨立。這是一個難度非常高的運動。之前透過罷課丶佔領街道丶與警察鬥爭的運動都不能令港府或中共退步, 為何之後中共會讓你以公投去決定你將來的政治制度, 包括怎樣組成立法丶行政機關, 更甚至是否獨立等? 現在要決定15年後要公投是否要獨立, 是把時間拉長來打更難打的仗。

黃認為, 要「累積政治籌碼」。他認為要「推動更完整的政策自給自足,令我們有空間促成自決,即如果十五年後全部都是東江水或普教中,那講什麼自決。」

我實在不明白這是甚麼意思。意思是要跟中共說香港沒有中國也可以生存, 即是我有能力獨立, 所以你要答應給我公投決定我是否留在你的國家? 是威脅? 即是說, 假設十年後香港有辦法在用水上由倚賴中國變成自己能製造或發掘其他水源,  又以廣東話教中文(這跟「自給自足」有何關係?), 香港就有更多籌碼可以作政治角力去說服中央和港府進行官方有效力的公投?

現時黃之鋒和其黨友最重要的工作是: 分析進行具法律效力的官方公投的可行性。他的所謂政治籌碼到底是甚麼? 若果無約束性的公投做了, 然後怎樣? 又是那些佔領丶闖入立法會丶政府總部那些行動? 如果不能以得出的結果去作出甚麼有效的行動, 豈不是為自己找一條末路?

如果沒有辦法進行具法律效力或是有作用的公投, 就不要給港人無謂的幻想, 不要浪費港人的心機和力氣。你說「呢一刻無足夠bargaining power,無都要做,因為最壞是中央決定晒,咁點解我哋唔做。」 這種「我不知道怎樣可以成功, 做了有甚麼結果, 但是我還是要做」的言論政治人物丶社會已經由佔領行動時開始說過很多次, 而這是很不理性的說話。如做了也是最壞, 不做也是最壞, 那為何要做? 做一件事不用時間丶力量丶金錢? 你說這樣沒有道理的話, 叫有理性的港人甚至世界各地華人怎樣支持你? 麻煩你和你的黨友, 不要再用這種沒論述的說話蒙騙港人, 不如真誠地說「我們現在就是要開始探討怎樣可以增加香港的政治籌碼, 以致可以加強角力的成功率」還更好?

甚麼是「自決運動」?

黃多次提到要發起「自決」, 我不明白那是甚麼, 到底自決是甚麼? 是要香港不受中共影響? 要香港有能力獨立? 要香港有自行為香港的事務作決定的能力? 「經濟、房屋、社福、勞工、土地規劃、文化等多方面的自決」現在難道不是由香港政府自己決定的? 現時制度上, 中共在香港的政治中只具有很少的權力。中共在香港立法會沒有代表; 香港司法機關雖然有可能被人大常委釋法而推翻裁決的, 但仍然那仍然是極少數的案例; 國家性法律是不適用於香港的, 中共要直接插手香港事務其實難度很高。

那問題是甚麼? 實質上, 中共的確是有很不少的權力。現時行政首長是透過小圈子選舉產生的。制度上它可以只通過親中的人成為行政首長, 更可以選擇不通過行政首長提名的高官。透過這些, 它就可以決定香港的發展方向, 行政長官亦不會跟中共對抗。因此, 港人就會覺得是中共插手香港事務。香港行政機關是缺乏民主成分的, 所以行政長官的想法與香港大多數的想法很可能是不一致的。立法會亦不完全透過人民選舉產生, 所以亦一樣。如果黃覺得現在的問題是香港人不能為經濟、房屋、社福等等作決定, 那問題就是行政機關和立法機關不能反映港人的意願 (現實中民主國家的政府亦不一定經常聽從人民), 就是政治制度的問題, 亦即是說, 返回到以前就一直在討論和爭取的普選問題。「經濟、房屋、社福、勞工、土地規劃、文化等多方面」的不自主, 根本就只是政制。

如果香港人在現時或數十年後想要的只是自主性, 那焦點就應該集中在怎樣優化和爭取修改基本法去建立民主選舉, 而不用再拉扯到其他地方。

五十年後香港要怎樣走, 其實也很受以後中國的局勢影響。

從各報導和文章中, 我其實仍看不懂黃之鋒到底想要做甚麼, 而且他明顯暫時是沒有任何計畫。我期望黃之鋒和各政界人物對問題思考和發表時深入和仔細一點, 不然一切只是流於空想和空談。我承認香港的局勢很複雜, 問題不容易解決, 我也沒有甚麼獨特見解。而正因此, 政治人物更不能讓腦袋放空, 或是把情緒當作理性放進腦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