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告D100:歷史謊言拆不穿歷史謊言

今年,是第二次中日戰爭暨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週年。由於兩岸分治狀態尚未結束,一談到抗日戰爭,兩岸總會出現誰是抗日主力的歷史爭論。撇除所有政治偏見不談,當年中華民國在中國國民黨領導下,帶領國民革命軍在正面戰場上抵抗日軍侵略,其功勞是不容置疑的。然而,部份網絡媒體為了批評中共誇大自己在抗戰時的功勞,提到這段歷史時,不知有心還是無意,竟使用錯誤史料,並提出錯誤歷史論點。為正視聽,遂撰此文澄清之。

南京舉行受降典禮

11224279_10153543935531474_4609642220624727229_n
圖1:D100的製圖
chiang1_GIoBc_1200x0
圖2:真正的南京舉行受降典禮圖片

大家看到上邊的圖1,乃是網絡媒體D100的製圖,並稱此圖為1945年9月9日的南京舉行受降典禮。若D100的編輯有最基本的歷史知識,便會知道這圖很明顯是藝術創作。此幅畫作,名為《公元一千九百四十五年九月九日九時‧南京》,作者是曾任南京軍區政治部創作室美術組長的大陸軍旅畫家陳堅,1987年動筆,2003年的完成。

更重要的是,此作並非依照真正歷史圖片而畫,其場景和受降動作均為虛構。真正的南京舉行受降典禮歷史圖片,為下邊的圖2。史實是:(1)岡村寧次根本不像畫作那樣,沒有親自遞呈降書,他簽完名印章卻蓋歪了,由日本支那派遣軍總參謀長、陸軍中將小林淺三郎遞交降書;(2)史實場面沒有畫作中的中華民國國旗;(3)接受日軍投降的何應欽,沒有畫作般那麼神氣,而是彎着腰、卑恭屈膝地接收小林淺三郎的降書。D100拿一幅大陸杜撰的畫作當歷史圖片,請問他是想開什麼國際玩笑?

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

22021_808951119217144_7990527167671322608_n
圖3. 網絡媒體D100的製圖
1280px-Japan_Instrument_of_Surrender_2_September_1945
圖4.《降伏文書》

上邊的圖3,乃是網絡媒體D100的製圖,內文這樣寫:『日本代表重光葵於9月2日在東京灣內的美軍戰艦密蘇里號甲板上簽署《降伏文書》,向同盟國無條件投降,國民政府派出徐永昌將軍為代表接受降書,投降書原文一開頭已表明日本「向(國民黨)蔣委員長(蔣中正)投降」,而非向中國共產黨投降,這意味著日本不是被中共打敗,而是被國民黨打敗』

此句說話歷史錯誤有三:
(一)圖3並不是《降伏文書》,而是《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降伏文書》為下邊的圖4。
(二)「向蔣委員長投降」,這兒的「委員長」,是指「中華民國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的委員長,這是指蔣中正在民國政府的職銜,一般尊稱為「委座」。D100在蔣委員長前面加上(國民黨),是黨國不分,蔣中正當時在中國國民黨的職銜,為國民黨總裁。即是說,如文件上寫着「總裁」,你在前面加上(國民黨)並無問題,「委員長」前面只能加上(中華民國)。當然,你可說當時的中華民國本身就是黨國不分的,但職銜上你總不能搞混吧?。
(三)在《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中,何應欽是代表「中華民國、美利堅合衆國、大不列顛聯合王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邦,並為對日本作戰之其他聯合國之利益」接受日本投降,大家可從下圖圖5的《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下款清楚看到。該降書並不是單純向中華民國一國投降,更不是向中國國民黨投降。

ROC-CKSMH_Japanese_Instrument_of_Surrender_20131127_3
圖5. 《向中國戰區投降降書》末頁

更重要的是,其實中共的紅軍在抗戰期間,是被收編成中華民國國民革命軍第18集團軍,八路軍是俗稱。日本作為一個國家,只可能向另一個國家投降,不能向一個政黨投降,這是很簡單的政治知識。要證明國軍乃抗戰主力,只需拿出中央軍的參戰次數和死傷數字來引證即可,拿這些投降儀式說事,壓根兒是亂來。

D100製作這些圖片,聲言是要拆穿「歷史謊言」,提出的歷史資料,卻錯漏百出,公然妄顧歷史事實,行徑令人齒冷。煩請D100的編輯們,緊記着一個道理:你是不能用歷史謊言,去拆穿另一個歷史謊言的。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