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制派矛盾積存日久

¬Fªvª© ¥ßªk·|«Ø¨î¬£Ä³­û°OªÌ·|¡A©IÆ~ºMÂ÷¦û»â°Ï¡C ±i¥Ã±dÄá
鄙生在上一篇文章中,點評特首梁振英主動約晤民主黨,指出政改否決過後,港府和北京暫不將泛民視作「首要矛盾」。因此,才有
CY主動「破冰」之舉,透過緩和港府跟泛民,特別是温和泛民的關係,好讓他們騰出手來,處理香港現時最尖銳的「首要矛盾」。那麼,究竟在北京眼裡,現時的「首要矛盾」是甚麼?其中一個,便是建制派一直存在的內部矛盾。
對香港政情和回歸歷史有基本了解的讀者,相信也知道所謂的「建制派」,從來不是鐵板一塊。依其成份分類,他們主要由「傳統左派」和「97變色龍」組成。所謂「傳統左派」,是指中共自創黨以降,一直在香港培育和發展出來的親共分子。這批人當中,有些由傳統左校培育出來,有些從左派組織舉辦的活動中發崛和培育,有些成了左派工會、報章和國企的成員或職工,有些甚至是傳說中的「灰線」。

改革開放之前,香港的親共力量,本來就只有「傳統左派」。一直到了中英聯合談判,大陸決定收回香港,便需開始安排接管香港的事。「傳統左派」有多少斤兩,相信北京是知道的,回歸後單靠「傳統左派」來管治香港,或許北京也知道這樣行不通。北京更擔心的地方,是香港的商家在過渡期間撤資。因此,北京開始她的統戰工作,招攬拉攏香港的商家、公務員和專業人士歸順,這些便是傳說中的「97變色龍」。

換言之,建制派存在內部矛盾,從過渡期開始一刻已經存在,只是一直隱而不發。要兩批不論出身、社會地位、政治理念南轅北轍的人,合組成一個執政聯盟,本來也是異想天開。「97變色龍」大都是這社會的成功人士,有些則是家財萬貫,他們看不起那些「傳統左派」,是意料中事。反過來說,「97變色龍」只是一群見風使舵的政治投機分子,「傳統左派」鄙視對方,也是無可厚非。

建制派存在內部矛盾,相信北京是知道的。北京又有可能真心信任「97變色龍」嗎?想一下都知答案,只是香港在回歸初期,沒那批投誠分子幫襯着,香港玩不轉而已。然而,現在的種種跡象顯示,過份仰仗這些「97變色龍」,整個建制派的聲譽只會越整越臭,而且最終必然危及香港的長遠管治。

原因之一,是這批「97變色龍」,大多認同及主張香港維持港英時代的「積極不干預主義」,而這套管治思維必然會令香港的貧富兩極化日趨嚴重,經濟競爭會越來越不平等,社會流動性也會不斷減低。用大陸的政治術語來說,便是令「階級矛盾」惡化。當然,「階級矛盾」理論上可靠加大福利達致維穩,但這批商家又同時支持低福利和簡單低稅制,派糖一套自然會遭到反對。

當然,若這批人沒掌握政治權力的話,他們喊破口嚨,港府也可無視之。不過,現時這個沒有普選的政治體制,又要仰賴着他們的支持,才能保證選委會順利選出「自己人」;立法會則要透過他們支持,才能以功能組別維持過半優勢。其結果,便是政府即使想改革,也不得不買這批「97變色龍」的帳。

只不過,如此一來,政府向商家傾斜、「官商勾結」的印象,也難以揮去,建制派乃至政府的形象,便越來越差;政府形象越來越差,政府的支持率便很難變好,也很難改善建制派的選情;建制派選情一直不行,北京為保實質治港權,便更沒信心放手搞真普選。維持現有制度,北京和港府又要繼續買「97變色龍」的帳,不敢幹一些要商界出血的民生政策,形成了一個惡性循環。

這些問題,若從沒人「扭計」未必會顯露出來,只有人跳草裙舞時,才會被人發現。是故,在之前的「等埋發叔」鬧劇時,曾有評論指出自由黨將來有機會被整肅,因為這事顯露了香港一個很大的管治問題:建制派內部原來有一批人擁有跳草裙舞的實力,也未必完全聽從指揮。對一個強調「一切行動聽指揮」的組織來說,內部有人沒組織沒紀律,或有實力不聽指揮,比強大的對手可怕得多了。

原文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