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解講粗口?》補遺

通志•六書略
圖﹕《通志‧六書略》有關「𠄏」字的記載

近日,立場博客林兆榮撰寫《點解講粗口?淺論這個城市的粗口》,談到一些粗口字的考據,並淺論使用粗口是否有問題。然而,文中似乎有一些錯漏,遂撰此文補遺之。

「仆街」、「冚家鏟」算粗口乎﹖
所謂「粗口」又稱粗言穢語,一般是指一些含有性隱喻的用語,因為「性」在中國古時被視作不能宣之於口的污穢事情,才被當作穢語。粵語粗口五大字的字義上都是描述性器官,當中只有「屌」發展出引伸義,被當作「姦」的同義詞。至於「仆街」和「冚家鏟」,嚴格上來講,只屬一種詛咒,詛咒對方本人或全家不得好死,後來再發展出引伸義,被當作「人渣」的同義詞。故﹐鄙生並不認為「仆街」和「冚家鏟」屬於粗言穢語,而是帶有詛咒性質的詈語。

「鳥」字的本讀就是【屌】
林兆榮在文中說到﹕「『鳥』乃為粗口之借代:古時江南一帶粗言從『鳥』音」,這說法不甚準確。「鳥」字的讀音本來就是跟「屌」發音一樣,《大宋重修廣韻》記載的反切為【都了切】,直到明代《洪武正韻》才有現在的【尼了切】一讀,相信這是後來才發展出來的避諱音,《康熙字典》則是兩個讀音皆有收錄,上海話至今仍把「鳥」視作破音字,【尼了切】視作文讀、【都了切】視作白讀。故,《水滸傳》用「鳥」字,是因為該字的本讀跟「屌」一樣。

「屌」的本字是甚麼﹖
又,林兆榮聲稱「屌」字是本字,這說法也值得相榷。其實這個「屌」字要去到宋元時代才出現,其造字原理則是以尸部為形符的形聲字,「㞗」、「𡳞」也是一樣,這真的是本字乎﹖難道在這之前沒人說這些粗口﹖還是這些粗口一直有音無字,要到了宋﹑明時期才有人想到為其造字﹖這說法似乎太過牽強。

唯一合理解釋,便是「屌」也不是本字,本字另有一說。鄙生在以前所寫的文章(連結)中,曾推斷「𠄏」才是本字,論點不贅,有興趣者可以一看﹔另一派說法則認為,「鳥」本身就是「屌」的本字。事實上,現在我們仍有用「鳥」、「雀仔」來形容陽具的習慣,後來為消歧義才派生出形聲字的「屌」,又因「鳥」的本讀被當作粗口,出於避諱才出現現在的【尼了切】一讀。

其他粗口的本字問題
同樣原理,鄙生有理由相信「㞗」、「𡳞」、「屄」也未必是本字。例如「𡳞」字,竊以為本字應為「卵」,卵就是蛋,因睪丸形狀而命名﹔「㞗」字方面,跟其他文字學同好討論後,本字應為「龜」,「龜」在宋代《廣韻》查實有【居求切】一讀,所指就是陽具上的龜頭。

「屄」字方面,現在粵語口語音跟其他地方讀音甚遠,其實是否真屬同一個字,尚待查證。若從「屄」字的讀書音,再配合各地發音來推敲,其本字應為「祕」字(注﹕「祕」即「秘」字),其義也十分清晰,就是女性隱秘的私處。最後是「𡴶」字,竊以為本字就是「七」,東漢許慎《說文解字》曰﹕「七者,陽之正也」,用「七」來暗指陽具,十分容易理解﹔「七」古時又與「十」通,古時「七」字寫法甚至跟「十」一樣,「七吓七吓」又被人改說成「十吓十吓」,似乎不是純粹取其諧音之故。

是故,不論字典所載的寫法,還是民間所創的「一門五傑」,也應該是為消歧義而派生的孳乳字,而非本字也。

結語
最後,作者談到粗口的問題,愚見倒認為問題在於講粗口的必要性,以及看場合和對象。粗口的主要功能為宣泄,若非辱罵對方,多作感嘆之用,有時加不加入粗口並不影響句子意思,若不是冤屈難舒,便沒有爆粗的必要。此外,跟朋輩間說話混有粗口,或許可表示不見外、大家不拘小節之意﹔在長輩面前爆粗,便含輕蔑對方之意,為表尊重也不適宜。故,應否爆粗,要看時地人,此乃人情世故之學問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