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嚴復《天演論》的「天演」和「進化」看「失蹤」和「失聯」

作者:Matthew Leung

近來在傳媒讀到有關「失蹤」和「失聯」使用的論述有感,於是筆者嘗試藉著透過嚴復先生《天演論》中「天演」和「進化」的使用和命運,來分析這個現象。

甲午戰爭傪敗後,嚴復先生希望將進化中的物競天擇和自強保種等概念,透過對達爾文和斯賓塞學說帶給處於亡國邊緣的晚清。從 1895年初,嚴復在天津《直報》上發表<論世變之亟>、<原強>、<闢韓>、<救亡決論> 等數篇重要文章,開始談到他們二人。在1896年開始至1898年左右兩三年間,嚴復先生翻譯了赫胥黎的《進化論與倫理學》(Evolution and Ethics),並將之命名為《天演論》。

然而,嚴復先生當年為何將《Evolution and Ethics》翻譯為《天演論》,而不是日譯「evolution」的「進化論」?

對於嚴復先生來說,兩者其實有嚴格的分別。

首先,我們來看看「天演」之意。

簡單而言,「天演」是指一個自然的變化過程,它包含了宇宙和人類有規律的變化,亦包括進步與退步之意。當中的規律亦會因偶然之機緣而有許多例外,使演變過程中產生生物變異的現象。

而承托和承接這些變化的規律背後,是「善相感通」的同情心、「天良」而相愛互助、團結 「保群」等互相關懷等的倫理現象。

嚴復先生將自然演變中的自然力量與人為努力的「倫理」因素結合,並包含於「天演」一詞的概念之中。即是說,嚴復所創的「天演」,當中是包含了大自然演變和其衍生的倫理原則。因此嚴復先生將《進化論與倫理學》(Evolution and Ethics)譯成《天演論》,就是將「進化」(Evolution)和「倫理」(Ethics)兩者結合。

而在《天演論》中,嚴復先生所表達的,就是希望透過大自然的變異、物競和天擇,來強調國家民族生存競爭的意義。他認為國民除了要「自強」和奮鬥,同時還要互助團結,抑制個人的自私和鬥爭,特別是國內的生存競爭,才能在弱肉強食的國際間「保種」。

那「進化」之意又是何解?

首先簡介一下「進化」一詞的歷史。

根據台灣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黃克武先生在<何謂天演?嚴復「天演之學」的內涵與意義>一文所指,(1)「進化」一詞,大約始從1877年,由西方學者到日本教學,並將進化論與社會進化論介紹到日本學界。

「進化」一詞,最早於1878年,當時在剛創辦的東京大學擔任籌組法理文學部的加藤弘之先生所主持的《學藝志林》 中出現。

據黃克武先生所指,日文「進化」一詞要到1897 年初《時務報》一文才傳入中國。(2)然而,1897年12月不僅是《天演論》正式出版的一年,此前嚴復先生的其他著作中,例如1895年5月發表於《直報》的<救亡決論>甚至在1979年康有為先生的詩中「世界開新逢進化,賢師受道愧傳薪」已經出現。(3)

然而,嚴復先生的「進化」與日譯詞的「進化」,本來其內涵意義就有所不同。

嚴復先生的「進化」,是指透過西方學習來「教化」、「同化」、「開化」,使「新民智、厚民力、進民德」。(4)這是人類社會進步到文明、教化與治理良好之狀態,當中包含了人類在物質、組織與精神上的各種成就。

而日譯新詞的「進化」泛指的是達爾文理論中自然與社會之演變,有時又與「進步」同義。此外更重要的是,此詞是對野蠻到文明之過程社會的描寫,當中對吸取西方文明的取態,較為主動和激進。

簡單來說,嚴復先生的「天演」和「進化」分別指為透過大自然進化來突出人類演化過程中的「倫理」價值和人類社會發展;而日本的「進化」則含有主動和激進地使文明進化,以突破強弱階級之意。

詞彙上的「適者生存」-「天演」不敵日譯「進化」

對於兩國對「進化」的詮釋,日本思想界認為,以嚴復《天演論》所代表的,是中國「進化」是弱者立場;而以加藤弘之為首的進化論所代表的,是日本「進化」的強者立場。他們肯定競爭的合理性與「優勝劣敗」的必然性,並且強調促使進化需要「服從性」與「協力一致」,此種加藤弘之等人的「強權論」式的進化觀,跟日本集體主義、軍國主義、 帝國主義與殖民主義均有密切關係。

因此,在翻譯進化論相關的詞彙中,我們可以理解為何日本會將「struggle for existence」和「natural selection」分別譯為「生存競爭」和「自然淘汰」,而嚴復卻譯為「物競」和「天擇」,與及日本將「survival of the fittest」譯成「適者生存」和「優勝劣敗」,而嚴復卻譯為「最適者存」的背後原因。

此外頗為有趣的是,由於嚴復先生的高傲自負和戰後對日本民族主義的不滿,他沒有過多地採用日本輸入的新詞。嚴復先生認為自己漢語的造詣遠遠超過彼邦那些自命不凡的家伙,(5)因此無論從詞義上還是個人觀感上,《天演論》的書名還是最適合。

可是諷刺的是,後來隨著放棄古文作為翻譯工具和中國大批學生留學日本,日譯新詞已成為一股熱潮,大部份嚴復先生所創造的新詞包括「天演」在詞彙的「生存競爭」中,難逃被淘汰的厄運。加上後來日本進化論傳入中國後,使中國對進化的思想逐漸產生激進元素,儘管具有倫理關懷的「天演」仍然反對日本思想家如加藤弘之等人的「強權論」,可是嚴復先生的「天演」觀念卻逐漸被日譯的「進化」所影響和取代。1909至1911年,嚴復先生在北京出任「審訂名詞館」總纂進行統一譯名的工作。 在1911年至1912年的譯名統一工作中,嚴復先生將「evolve」確定為結合了「天演」和日譯的「進化」,而出現「進化天演」一詞,兩者的「進化」概念才結合為一而不加區別。(6)

結語

嚴復先生的「天演」和「進化」,均帶有進化之意,但兩者所指不但是不同對象的進化,「天演」本身所帶出的互助關懷倫理性,「進化」一詞中根本沒有涵蓋,因此兩者的使用不應胡來。

同樣,雖然「失蹤」和「失聯」均帶有「失去」之意,但前者意指「蹤跡」,後者意指「聯絡」,兩者涵蓋的語意不同,因此不應混為一談。

至於日譯的「進化」,由於嚴復先生的個人原因,他原先頃向於不主張採用日詞。但有見當時國民對強日本趨之若鶩的趨勢,嚴復先生還是要向日譯「進化」的市場讓步。

只是基於個人觀感,對有實際功用的新詞有所排斥,這點跟標籤「匪語」的觀念,亦有類似之處。

漠視用詞精準和實際需求,只拘泥於個人觀感,最終會否像「天演」甚至《天演論》一樣,逃不過「適者生存」的命運?

註:
1)<何謂天演? 嚴復「天演之學」的內涵與意義>,黃克武著,第24頁。
2)<何謂天演? 嚴復「天演之學」的內涵與意義>,黃克武著,第28頁。
3)<何謂天演? 嚴復「天演之學」的內涵與意義>,黃克武著,第25頁。
4)《進化論與中國激進主義》,吳丕著,第89頁。
5)《尋求富強》,本杰明史華茲著,第63-64頁。
6)<何謂天演? 嚴復「天演之學」的內涵與意義>,黃克武著,第33頁。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