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中英聯合聲明

作者: 陽劍文

香港社會對《中英聯合聲明》存有很大的誤解。可怕的是, 沒有學者丶政客可以出來解釋清楚。

其中一大誤解是, 《聯合聲明》被呈上到聯合國登記, 所以是一件大事; 甚至因此更被認為是英國擁有對香港作監察的權利和義務 (不知道兩件事有何邏輯關係)。

李柱銘不認為英方無權無責, 並指港府的說法「夾硬嚟,法律上完全冇理由」(很牽強, 法律上完全沒有理由),「如果話交番香港畀我哋,之後點做就唔關你事嘅,中國使乜咁隆重寫個聯合聲明,寫埋方針政策,仲要拎上聯合國?」(如果說把香港交給我地, 之後怎樣做又跟你無關, 中國為何要如此隆重寫聯合聲明, 交待方針政策,更要放上聯合國?)

根據《維也納條約法公約》, 無論文件所用的字眼是甚麼, 基本上大部分由國家和有簽署能力角色簽署的文件都算是廣義上的「條約」(“treaty")。《聯合聲明》在這個規定上屬於「條約」。

而根據《聯合國憲章》第102條, 成員簽署的條約都需要交到聯合國登記並發佈。這是源於《國際聯盟盟約》第18條, 而目的是避免國家秘密簽署協議

從以上的事實我們可以明白為何《聯合聲明》要在聯合國登記, 原因與條約所談及的事情的重要性無關; 並證明了李柱銘的說話只是沒有根據相關事實的一派胡言。

戴卓爾自己跟其他人說甚麼, 並沒有任何約束力。即使她說得英國政府會多有道義責任, 也不見得是真, 可能只是用作說服港人的冠冕堂皇的說話。

再者, 假設中英雙方有意到國際法庭解決有關糾紛, 我們看不到英方有任何足夠的理據起訴中方, 中方沒有明顯違反聲明中對香港基本方針政策的大原則。

上次已經說明為何《聯合聲明》沒有結予英國特別的角色去監察中國對香港的管治。《聯合聲明》中沒有訂明英國多少的職責, 只限於把主權移交給中國, 並會令過渡期期順利。移交後根本它沒有責任, 或權利去監察。

當然, 任何國家都可以因著關心世界各地公民權利的情況而對其他國家表示關注, 甚至作出施壓, 那就是另一議題。然而再去討論《聯合聲明》給予英國有甚麼權利丶義務, 已經是沒有意思; 即使英國真的有權利與義務去監察丶干預, 她也不會去做, 因為這有損她與中國的關係並因而影響自己的利益。

若果英國當年肯對香港負責, 她就應該向中方爭取建立一套機制, 讓英方在中方違反協議下作出某些介入, 並且定明香港行政首長和議會產生的制度。只是說「行政長官在當地通過選舉或協商產生」等於沒有說, 「由中央人民政府任命」更是荒謬, 至少也要說那只是形式上的任命。當然, 她根本就沒有還價能力。

既然英國從來沒有權利丶義務或能力去介入, 更沒有任何要介入的意思, 香港人還在對她幻想甚麼?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