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P之夢的最終章

(照片擷取自日本Yahoo新聞)
        今天科學界最大的新聞莫過於日本理化研究所(理研,RIKEN)宣布今年初由小保方晴子發表的STAP細胞技術無法再現,小保方博士也因此辭職,短短不到一年的旋風落幕了。
        年初STAP技術發表的時候,我剛好在神戶的有馬溫泉合宿研討,那時候所有的人都在談論這件事情。小保方晴子博士以30歲的年輕學者之姿就發現了還原幹細胞的簡單方法,讓學界吃驚不已,那時候各大媒體爭相報導,彷彿是準諾貝爾獎得主一半的風潮,不料沒幾個月後,世界各國的科學家開始提出無法再現STAP技術的報告,而諸多醜聞也像是連珠砲一般的開炸。
        理研在日本的地位非常類似台灣的中研院,也可以說是全國最重要的科學研究單位,所以這個事件對日本科學界的打擊非常的大,過去人們認為日本人的誠懇、守信形象,恐怕會因此嚴重崩解。小保方博士的合作者笹井博士也因此在今年的八月間以死明志,他的遺書表明相信STAP細胞是存在的。
        即便國內外開始對STAP團隊施壓,理研還是給了小保方博士一個機會,在官方的監督之下,由她自己「親自」再次製作那個他所稱「重複超過200次」的STAP細胞技術,很遺憾的,就如同這其他世界各地的科學家一樣,STAP細胞技術無法再現,甚至我們不知道這個東西是否存在過。
        當然這件事情的真相有兩個可能性:第一,小保方博士說謊。第二,小保方博士在不知情的狀況下使用了被幹細胞污染的樣本,誤以為自己發現了次世代技術。雖然我們都希望是後者,但是在論文抄襲以及引用不當被揭發之後,當然,大家可能都會強烈懷疑是前者。
        所謂的科學倫理,最基本的就是「誠實」。一份被動過手腳的論文所代表的不僅僅是一個謊言,它將讓全世界的科學家們浪費巨大的研究資源去驗證,而這些驗證不僅僅徒勞,由造假而虛構的錯誤理論除了作為科學發展的絆腳石以外是一無是處的,這也是為何有品格的科學人都無法忍受假貨的存在。
        STAP細胞技術隨著小保方博士的辭退蓋棺論定了,也許有些人會開始質疑科學是否也是髒水一攤,但我認為恰好相反,科學界正是因為如此殘酷所以具有威信,這也就是為何我們相信科學方法與機制,我們仰賴科學作決策的理由,而科學也會繼續在這樣在不斷的懷疑與辯證中,淬煉出使我們靠近真相的方法。
廣告

1 關於 “STAP之夢的最終章” 的評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