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命與法治

「40名建制派議員發表聲明,批評有人宣稱只要接受法律後果,便可單方面選擇不遵守法令,是很危險的說法。民主黨立法會議員何俊仁反駁指,他們曲解法治,又指歷史可以證明,不是法律就要無條件遵守。」 (星島)

法治不代表要遵守所有法律, 那在甚麼時候需要遵守? 何俊仁可否講清楚?

其實問題是, 到底面前的法律有甚麼不公?

如果有法例不公, 正常程序理應是透過議會修改法例, 或根據法理提出司法覆核(Judicial Review)。如果修改不到, 那最後一步才是公民抗命, 不遵循該法例 (不是「法律」), 抗拒拘捕丶不認罪, 否認法例的正當性。而法律是否有不當, 必須論證出來。現時抗爭針對的是甚麼? 是人大決議還是禁止阻礙道路的法律?

我們就先不理佔據道路怎樣成功反抗人大決議,  你要用激烈和不合法的手法抗爭, 執法機關依據法律執法 (執法過程有沒有操守問題是另一回事), 司法機關依據法律下令「清場」, 有何不當? 如果法治不是這樣, 不如何俊仁告訴我, 法治應該是怎樣?

法治是以法律去作管治, 維持秩序。要維持秩序, 司法機關便要有絕對的執行力。這是司法機關的權力基礎。

如果你有能力不遵循或選擇甚麼時候遵循法律和/或司法機關的命令, 即是司法機關失去至少部分的執行力。所以, 說事後自首去完成法治, 完全是無理的說法。

除非我們在面對不公的法例時, 無可奈何要以公民抗命威逼政府丶議會修例; 又或者, 我們有意推翻整體制度丶司法機關或/和行政機關, 即是進行革命; 否則, 我們必須遵從法律和司法機關的命令, 以其維持秩序。

可怕的不是市民不懂法治, 而是學者和律師不懂法治。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