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的覺醒(三)

作者: 陽劍文


(取自RTHK)

研究氣候變化的科學家要分析和掌握清楚氣候變化的情況和各種數據才可作出提議; 醫生要確保自己的診症無誤, 才可以開藥; 研究新產品的企業需要做好市場研究, 認為預測得到產品可帶來利潤, 才推出產品。

如他們身邊的人發覺他們未有掌握資料或思考清楚, 他們就應該作出提醒, 讓這些人在下一步行動前, 重新研究和思考。

我之前寫的文 (理性的覺醒理性的覺醒(二)給學聯周永康的公開信) 就是在做這樣的事。無論是罷課還是佔中, 我都認為缺乏了我所說的「提供一套簡單丶有效的論述向公眾說明你的抗爭運動怎樣達到或有助達到你的目的」。他們若連這樣都做不到, 怎樣說服公眾他們是對的?  怎樣說服其他人參加他們? 如果病人看見醫生完全沒有去了解就下藥, 病人怎能相信醫生已經有正確的判斷, 在下對的藥?

有人說我只批評不給建議。首先, 你心裡只想著要爭取真普選, 急著去發起行動爭取, 而不去細想清楚運動可以怎樣達到目的, 或整個局面是怎樣, 你怎樣成功? 我提出領袖和參加者要論證抗爭運動的效用丶說明清楚目的丶思考清楚局勢, 再反思現在做的是不是正確和決定下一步的行動, 這些已經是建議。醫生亂下藥會醫死人; 市場研究不做, 靠理想丶鬥志丶衝勁去出推出產品, 很可能賺不到還要賠本。而且, 就算我沒有提出建議, 也不會因此我的批評就不成立。

還有, 我從沒有說過罷課就是沒有用。

戴耀廷在添馬公園提到有些市民問罷課丶佔中有甚麼用, 他激昂地說:「我相信這擋著香港民主路的石牆一定會倒下來!」 (見連結)這樣不是等於沒有說嗎? 這樣怎樣說服得到市民? 這就是我所說的「感性丶煽情丶沒有價值的話」。

動之以情, 說之以理。我沒有完全禁止煽情的話, 我有說過: 「政治家在惡劣的環境中, 循例作出聲明批評對方是必須的。出來跟群眾責備對方, 讓公眾感到你和他們站在同一陣線, 增加你的權威和對你的認同感, 亦是應該的。而你得來的力量, 是應該要用作向公眾說明局勢丶向對方施加壓力丶帶領理性丶有價值的討論。如果你缺乏以上的行動, 只是運用你的力量去帶領公眾執行政治活動達到你的目的, 而你是有正確的策略和你的目的是正義的, 我會說不夠理想但也不是太壞。但如果你嚴重缺乏這一切, 只是煽動公眾情緒, 而甚麼都不去做, 又或帶領群眾去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 你只是一個非常不負責任的政治家。」煽情也要說理。

不單是對我, 在整個香港的環境中, 大家都以二元對立把人簡單分為正邪丶民主或親中。你批評佔中丶罷課, 你就是反佔中丶反民主, 甚至是親共產黨; 你批評共產黨丶梁振英. 你就是民主丶正義。難道你跟家人說他某碟菜做得不夠好, 你就等於討厭那一頓飯, 甚至討厭他?

我近來就被扣了不少帽子, 例如有人留言說我 「假中立真建制, 口水多過浪, 收皮啦!!!」 到底我怎樣建制說不到。

事實上, 我比戴耀廷更民主。我認為若香港要行首長制, 就要以公民提名方式提名首長 (連政黨提名也不應存在); 相反戴耀廷就說過公民提名可有可無, 更在人大宣佈決定前說過不如放棄公民提名。我認為特首要靠市民選出, 中央最多有形式上的任命權 ; 相反戴耀廷可以說中央有實質的不任命權。那誰較民主? 誰才是建制? 戴耀廷這些說法, 有沒有人去作出討論丶批評? 實在很少。

我在理性的覺醒理性的覺醒(二) 有加入了之前寫的文的連結, 但我肯定大家都沒有看。現在我再說一次, 請看: 傻豬豬與白皮書傻豬豬與白皮書 (二): 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錯為何要提出修改《基本法》缺乏事實討論的社會(一)(二)(三) ) 這些都有嘗試說明香港的政治環境, 更有線索帶出, 我認為在香港這個局勢中要怎樣做。

關於昨天(9/25)學聯的行動, 他們最終沒有佔領特首辦, 只有在禮賓府外留守, 所以沒有出事。不過我見到有同學衝出馬路, 我希望同學要小心安全。

現在我回應部分對我的批評。

我寫了那些文章, 大部分的留言都沒有論述, 在說出我一直在說不理性的說話。「曲線不夠曲 歪理不夠歪 …」「即係話,呢篇文…根本就係講左=冇講…膠up…」「呢個作者壞左腦,死症,無得救。」「這種水平的文也在主場新聞,無嘢嘛?」「On9」等等。

起碼別人有行動的決心」是不相干謬論。我沒有說過他們沒有決心, 事實上我真的覺得罷課的學生的「熱誠和勇氣是十分令人敬佩的, 社會亦應該尊重」。那不如告訴我, 有決心是否就可成功?

自己不去就行了,為何要拖人家後腿?」是甚麼意思? 我作批評就是拖人家後腿? 我做了甚麼破壞他們? 我給建議, 可以聽可以不聽。

「孫中山、甘地、曼德拉⋯都經歷失敗才成為歷史人物喇」 毛澤東也是歷史人物, 所以呢? 我當你想說「才成為成功的政治運動領袖」, 那請看我所說的之前一篇說的「類比論證的方法」

我以為會有一些建議, 原來就是『留得青山在』」首先, 我已經給了建議, 看此文的第一至四段。我整篇文提出了那麼多論點, 只看到這幾個字? 你不同意, 你又能提出甚麼論述?

呢個會係有問題架啦,根本就係民主回歸派大中華膠,調返轉你出公開信比梁振英,張德江我就收回呢句,專蝦弱小正XX」 我已經說過「當整個社會主要充滿著對對方的批評甚至漫罵, 這是不理想的。批評是沒有問題, 發洩亦是正常, 但是若社會的重心放於此時, 就代表社會傾向發洩情緒而不是用理性去思考, 而主流又影響其他人, 造成惡性循環。」

呃稿費?」 我沒有任何稿費可以收。

若要反駁對方, 就引出對方的論述, 再針對此而以自己的論點和論據反駁。這是香港中學的中文課丶英文課丶通識課中會教的, 亦是大學生寫文要懂的。

我經常跟人討論政治, 對方批評我的意見, 我絕對沒有問題。實際上我非常樂意聽到理性的批評, 我聽到批評時很樂意反思自己的論據有沒有錯。若我堅持是對, 我便繼續用新的論據或重新演繹我的論述去說服對方。我希望見到的理性討論是這樣的, 更絕對不願見人生攻擊。

民主社會中, 言論自由是一個要素, 而理性討論是一個令民主社會良好發展的要素。政治人物都要用邏輯丶事實和論述分析和表達自己的立場, 說服其他人。若大家可以沒有偏見進行辯論, 理性思考就能得出正確或至少較好的結論。所有的行政決定丶立法都是要這樣。

祝願每一位港人平安快樂, 盡快得到自主。

(後記: 發佈文章的此刻, 學生發動占領了, 祝他們好運)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