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孽債》:史實資料不準確之處

作者:史撈人

歷史最重視史實,因為後人要借古鑑今,要先對古人作出客觀的評價,而某評價是否客觀,除了不應受個人的宗教、文化等背景影響之外,也需要收集和篩選大量資料,盡可能全面地整重塑某歷史人物或事件;用官方口吻來說,我們要先「多角度」研究歷史史實,而且愈仔細愈好。這是讀歷史的應有態度。

陶傑在《百年孽債》一文中提到一戰歷史,部分與民主政治的資料不全面,陳凱文已有提及。我倒留意到的是,陶傑所提出的其他史實資料似乎也有不準確之處,遂決定花些少時間談談。

  1. 德國出兵塞爾維亞,引發骨牌效應?

當年是六個塞爾維亞的激進學生,刺殺了奧匈帝國的王儲… 德國向塞爾維亞出兵,引發骨牌效應。

王儲死後,奧匈帝國以外交手段欺壓塞爾維亞,目的根本就是要發動戰爭,保住自已在中歐和東歐的影響範圍。德國最初數天置身事外,但7月1日前後,有消息指有德國高官承諾會支持奧匈帝國對付塞爾維亞;威廉二世7月5日才明確向奧匈帝國表明其支持奧匈帝國的立場,而且提到會協助奧匈帝國對抗可能會參戰的俄國。

奧匈帝國深信自已可以憑一國之力打敗塞爾維亞,怕的是俄國參戰,保護塞爾維亞,這解釋了為何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前要先得到德國的支持。俄國之所以要在巴爾干半島幫忙,或多或少是因為塞爾維亞處於她的勢力範圍,絕不能夠拱手相讓予奧匈帝國;但更重要的原因是君士坦丁堡不能落在德、奧手中,威脅其經貿及國家安全。可見,德國尚未向塞爾維亞出兵,歐洲三個大國已經開始玩火,因為只要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俄國也必定會向奧匈帝國宣戰,而德國也會對俄宣戰(法國作為俄國的盟友,將會受到波及)。所以,個人認為奧匈帝國向塞爾維亞宣戰才是骨牌效應的爆發點。

骨牌後話:德國對俄宣戰後兩日對法國宣戰。由於攻擊法軍需要取道於比利時,所以德國提出若干無理要求,將英國也拉下水了。歐陸列強都深信這是一場保家衛國的戰爭,所以參戰與自家的生死存亡有重大的關係;英國有強大的海軍保護,相對而言不怕外敵入侵,所以參戰的英國男子大多認為戰爭是要重建歐洲的秩序、建立和平的民主國度:a war to end war。

另有幾點值得留意:1. 以宣戰為威脅據說是當時外交常用手段,有確保和平之效,所以在1914年,宣戰後各國都其實未有足夠的準備調動兵力到前線,所以宣戰後並不代表戰爭即時爆發。A. J. P. Taylor認為即使是宣戰後的總動員也只不過是外交角力的一環,所以動員士卒上前線也未必真的會引致戰爭;列強正式發動進攻才算是一戰正式的開始。2. 德國並沒有特別為塞爾維亞投放大規模軍力,所以塞爾維亞一帶的戰事主要還是奧匈帝國、保加利亞與俄羅斯、塞爾維亞的角力之處。「德國向塞爾維亞出兵而引發骨牌效應」的說法不準確。3. 六個塞爾維亞的激進學生之中,其中兩人雖有參與刺殺行動,當天卻沒有下手。不知道他們兩人有沒有「刺殺了」奧匈帝國的王儲呢?

  1. 梵爾賽和約對德國報復,令希特拉崛起?

沒有梵爾賽和約對德國的報復,就沒有愛國的希特拉崛起。

德國戰敗後,勝利國和戰敗國簽署梵爾賽和約(不簽字就繼續戰鬥!),其中有的要求逼使德國割地賠錢,被視為針對德國的報復。不少歷史學家都同意梵爾賽和約是三、四十年代德國人眼中的國恥,特別是退役軍人、激進青年等等。這些德國人甚至認為德國一戰末期本來穩操勝卷,卻中了左派背後的一刀,才會被逼投降。

不過,希特拉崛起背後的原因不太可能是梵爾賽和約。歷史學家Sebastian Haffner認為希特拉「解決」經濟困境、推倒不穩政制才是兩大主因。希特拉最初上位時,真正的民間支持其實不多(5%),因為大多數投他一票的德國人都是選無可選,才會給希特拉一個機會。所以,要得到大多數民眾的支持,當然不能只依賴愛國主義,也要依靠改善經濟(特別是壓低失業率)和重組政府來拉攏民心。結果,希特拉上位後用人(特別是Hjalmar Schacht)恰當,成功改善經濟,令不少民眾誤以為納粹主義是救國之道,所以及後也不介意希特拉推倒一戰後的民主制度,建立一黨專政的極權國家。

在這裡我想提一提梵爾賽和約與德國經濟低迷之間的關係。不少歷史學家都同意,一眾勝利國提出的條款雖然太苛刻,但令德國戰後經濟持續不振的原因並不一定是梵爾賽和約,因為和約本身已經沒有提到任何明確的執行方式,而且非常依賴德國政府的合作。同盟國後來也發現她們不可能不使用武力來逼使德國就範。這些限制令德國政府可以用各種借口來推遲還款時間,從而「走數」。法國曾經派兵到西德地區逼使德國政府還款(重建法國東部地區需要金錢),但因為得不到英美兩國的支持,又引發德國國內嚴重通脹的問題,最後同意和解。事實上,由二十至三十年代,德國基本上沒有還多少錢給同盟國。

A. J. P. Taylor認為德國經濟差是因為德國政府故意造成的,目的是要營造經濟低迷的情況,從而逃避還款的要求。Margaret Lamb和Nicholas Tarling則認為梵爾賽和約只有一部分影響,而其他因素包括:一戰本身的巨大衝擊;富商操縱市場;失業及其帶來的社會問題等等。唯一可以肯定的是:梵爾賽和約為德國社會帶來巨大的心理衝擊,令不少德國人都傾向將和約的要求視為經濟問題的主因。現在,我們知道,梵爾賽和約絕非是唯一原因,但影響有多強或弱,需要歷史學家繼續研究了。如何也好,德國政府無法解決國內經濟才是希特拉有機會上位及崛起的主要原因。

  1. 沙皇戰敗造就列寧崛起?

而另一邊,因為沙皇也參戰,而且打敗,列寧發動了共產革命。

筆者並不知道作者這一句的原意為何,但見「沙皇戰敗」直接跳到「列寧發動了共產革命」,只能推測作者的意思有以下兩個可能:

1. 因為沙皇戰敗,所以列寧發動了共產革命

2. 首先沙皇戰敗,後來列寧發動了共產革命

必須說的是:第一句是錯的,第二句則資料不全。以下是一些根據Orlando Figes的A People’s Tragedy: The Russian Revolution: 1891–1924I而得出的基本補充: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早在19世紀末期的大饑荒已經開始失卻民心,及後又不理民間疾苦,無視國內國外的種種現實,多次鎮壓(暴力及和平)示威,又遲遲不肯改革或下放權力,終於令民怨在一戰期間爆發。

原本俄國皇室打算以戰爭來鼓吹愛國主義,團給民眾或分散民眾注意力,但是俄國軍力卻十分不濟。雖云「時勢造英雄」,領軍出色的Aleksei Brusilov卻一直無法得到全權指揮,令大多數俄軍很快就無心戀戰,叛變的可能也隨之大增。

話說1917年2月,有聖彼特斯堡的民眾排隊買麵包不果,「即興」上街。附近的工人和居民紛紛支持。警民對峙一夜後,群眾散去。不料,大批民眾次日又再出現在街頭,聲勢浩大。尼古拉二世懶理,離開了首都,留守的政府官員焦急起來,命令駐守聖彼特斯堡的守軍協助警衛鎮壓示威,卻不知道這些守軍都是最易叛變的一群。部分士兵拒絕服從命令,部分更射殺軍官,帶著武器走上街頭,引發革命。政府警力非常有限,民間支持又近乎零,最終跨掉。

二月革命基本上是人民和士兵自發的一場革命,與列寧無關。事實上,列寧當時人在德國 (後來德國當局刻意放人,讓列寧回國搞事),旗下組織(布爾什維克)規模亦不大,國內幾乎默默無聞。二月革命後的俄國一度時間陷入無政府狀態,因為溫和右派不知道民心何在,不敢即時以臨時或合法政府的名義管理國家,直至左右兩派同意組成「政權」,才踏出她的民主第一步。不幸的是,民主步伐一點也不易行。雖然左右兩派同意合作,但實際上他們的合作方式令政府無法有效運作,民眾也沒有配合政府的意圖,因為右派負責組成名義上的政府,地方勢力(包括首都、各大城市和鄉郊地區)卻落在士兵和武裝份子的手上,而這些人大多數都是左派的支持者。

左右派合作的另一個主要障礙是太多無關的意識形態之爭,大大阻礙了政策的推行,最終令政府無法改善民生。這也逐漸把開明右派的成員推向死角,變得愈來愈激進,亦導致左右派分裂。及後,右派一度分裂,其中一派冒起,建立獨裁政權,不過無奈軍隊實權不在其手,最終也很快消失了。這個時候,左派終於有機會建立自已的政權了 – 但巧恰地,溫和左派民意雖然高,但又與半年前的右派一樣猶疑不決,不敢即時肩負治理國家的重任,白白浪費時寶貴的時間。

在這裡,要留意的是左派本身也包含了不同的黨派,其中列寧的領導的布爾什維克(名為多數派,實為少數派)是左派中的左派,鼓吹極端暴力的革命政府,卻同時間也是要求即時停戰的黨派。當時停戰正好是民心所向,但偏偏溫和左派看不出這一點,堅持戰鬥下去,進一步失去民間支持,所以當列寧決定十月發動革命時,民間對溫和左派政府的支持也已經揮發不少了。

如何說也好,沙皇戰敗,以及列寧史太林的崛起,絕無直接的因果關係,而且沙俄戰敗(事實上未算得上真正戰敗,只是戰場多番失利)只是直接帶來二月革命,促使聯合政府的誕生,而列寧的十月革命之所以能夠成功,較直接的原因包括:1. 德國刻意放人,讓列寧回國搞事;2. 聯合政府治國不濟,不解民間停戰的要求,戰事繼續失利。

  1. 英國參戰造就希特拉和列寧史太林?

英國的參戰… 是英國史上最大的錯誤,德國戰敗,卻崛起了希特拉和列寧史太林兩大病毒,還衍生第二次世界大戰…

希特拉在德國崛起,以及列寧和史太林在俄國崛起的原因,上面已經提及。英國參戰與否,恐怕無力改變德俄兩國長久而來的現實情況,更何況是要阻止/防止兩大病毒崛起? (英國曾經嘗試干預俄國內政,派兵攻擊紅軍政權,不過國內阻力大,又不知道外交上應該如何應付紅色俄國,最後軍事行動也只淪為象徵。)
另:我不知道為何英國參與一戰是「英國史上最大的錯誤」。英國其實要負上甚麼責任? 恐怕需要作者解畫了。

  1. 英國太多精英/男子戰死沙場?

第一次世界大戰,英國一個愚蠢的決定,不但促成帝國的沒落:男子上戰場,戰死了太多精英…

BBC為第一次世界大戰增設了專頁,其中有文章提到有關一戰的myth,裡面提到:But nearly 9 out of every 10 soldiers in the British Army, who went into the trenches, survived.

(寫到這裡我已經懶了,大家可以自行看看:http://www.bbc.co.uk/guides/z3kgjxs)

不過我們要知道,戰爭的禍害不只限於死者及其家屬,因為前線軍人在戰爭期間要面對炮火日夜的轟炸,死不去卻或會傷殘、或會發瘋;表面健全的軍人回家後也未必可以適應和平時期的正常生活。Sebastian Faulks的Birdsong參考了以上的例子,清楚描寫了戰爭帶來的其他傷害。

結尾:

嚴格而言,歷史沒有必然正確的史實,因為收集得來的資料未必真實,而且有時歷史學家未能正確解讀某些資料,令到其研究成果不準確。如果有其他更可信的資料能夠得出與已有成果不同的結論,我們可以選擇相信新的成果才是歷史真貌。換言之,上面提到的史實不一定必然正確,更何況筆者只是看書時學習得到的知識,更可能會有錯漏,希望各位讀者能夠補充或指正筆者的錯處。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