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大審音】解乜鳥﹖

隨著互聯網的普及﹐越來越多人使用網上字典﹐由「中大人文電算研究中心」建立的【粵語審音配詞字庫】(下稱﹕【中大審音】)皆誠意之作﹐深得用家信賴。然而﹐鄙生日前在查「」字時﹐其解釋卻令人費解﹐甚有商榷餘地。由於「鳥」字的發音及其演變﹐其實有不少鮮為人知的詁訓學知識﹐甚至還涉及另一個廣東人常用的粗口字「屌」﹐遂撰此文探討之。

不說或者大家不知道﹐鳥字其實有兩個讀音﹐一個是大家常用的【尼了切(niu5)】﹐另一個是【都了切(diu2)】﹐發音跟粵語粗口的「屌」一樣。【中大審音】的問題便出現在「鳥」讀【都了切(diu2)】的解釋上。

中大審音
圖1﹕【漢語多功能字庫】有關鳥字讀音的解釋

上圖為中大新近推出【漢語多功能字庫】有關鳥字讀音的解釋﹐它將【都了切】稱作「白讀音/口語音」﹐而【尼了切】則稱作「文讀音/讀書音」﹐然後說「鳥」當讀成「白讀音」時﹐與「屌」字通﹐即是意思跟「屌」字一樣﹐可當「屌」字用。

鳥字本來便讀【都了切】
問題正正在這裡﹐相信大家不查字典﹐根本不會知道原來鳥字竟然還可以讀成「diu2」音﹐即使看《水滸》見到這個「鳥」字﹐即使知道這是粗口「屌」的替代字﹐不少人還是照樣讀「niu5」。這個所謂「口語音」﹐壓根兒沒出現過日常的口語對話當中﹐這還算甚麼口語音呢﹖

其次﹐「鳥」字在明代《洪武正韻》之前﹐根本沒有我們現在慣用的【尼了切】一音﹐《廣韻》乃至更前的典籍﹐都只載【都了切】的「diu2」音。換言之﹐用何文匯博士的術語﹐「鳥」字讀【都了切】是「本讀」(本來的讀音)﹐相對來說現在我們用的【尼了切】﹐才是後來出現的「又音」(又能讀這個音)。

大家只需翻查《康熙字典》﹐便會發現它是先載【都了切】﹐然後再轉載《洪武正韻》曰﹕「又《正韻》尼了切,音裊。義同。」可見﹐明明「鳥」字本來便是讀【都了切】﹐【中大審音】卻竟然用文﹑白二讀來分﹐這不是亂來嘛﹖

「鳥」與「屌」字通﹖
現在說回「鳥」字的問題﹐正因為「鳥」字本來就是讀「diu2」音﹐故此【中大審音】說「白讀音(diu2)多用作詈罵詞,指人、畜雄性生殖器,與『屌』字通」﹐便很有問題。當然﹐這個說法也並非單單【中大審音】這樣說﹐《廣州話正音字典》也有類似說法﹐問題是歷代韻書典籍從沒說過「鳥」字讀【都了切】時可解作「男子陰」﹐基本上近代前沒有任何「鳥」字可以解作「男子陰」的任何紀錄。

然而﹐大家可能會問﹐【中大審音】所引的《水滸傳》和《西廂記》確有將「鳥」當「屌」用的紀錄啊﹖問題的關鍵在於「與『屌』字通」的「通」﹐不是「相通」的「通」﹐而是「通假」的「通」。簡單來說﹐「鳥」字本身是不能被解作「男子陰」﹐不過它本來的讀音跟「屌」字同音﹐所以被通俗小說借來作替代字。後來因為「屌」這個粗口太過廣為人知﹐到了元明一代世人為避諱﹐遂將改讀另一個音﹐就是現在我們的讀音﹐【尼了切(niu5)】。

其實在現代粵語裡﹐也出現過類似情況﹐便是班鳩的「鳩」字。「鳩」字本來的發音是【居求切】的「gau1」﹐由於跟粵語粗口的「㞗」字發音一樣﹐因此常被人拿來作替代字﹔又由於「㞗」字的發音太廣為人知﹐於是現在一些人會將「鳩」字改讀成跟「溝」字一樣的「kau1」。相信「鳥」字也是因此而出現讀音變異﹐只是經過五﹑六百年後﹐世人已逐漸遺忘鳥字的最初發音﹐只認識「niu5」一讀了。

「屌」的本字是甚麼﹖
當然﹐說「鳥」是「屌」的通假字或替代字﹐也未必完全準確。因為「屌」字的最早文獻記載在元代的《全元曲》﹐跟《水滸傳》的誕生時期相近﹐而從「屌」的字形結構來看﹐它應是一個後來才出現的派生字。那麼﹐究竟「屌」的本字是甚麼呢﹖個人比較傾向是「𠄏」字。

這個寫法如「了」字倒轉的「𠄏」字﹐大家或許未見過﹐在《廣韻》裡解作「懸皃」(「皃」即是現代的「貌」)﹐相信它同時是「吊」的本字﹐而「吊」字則本來是「弔」的俗字。

不過有一點不得不提﹐據鄭樵撰寫的《通志‧六書略》所載﹐「𠄏」字可解作「男子陰」的意思﹐無論從音還是從義來看﹐都跟我們現在用的「屌」字一樣。

六書略
圖2﹕《通志‧六書略》有關「𠄏」字的記載

結語
當然「𠄏」字可解作「男子陰」的意思﹐不排除是個引伸義﹐因男陰如懸吊在跨下﹐故以「𠄏」字稱之。不過綜合上述資料﹐我們大概可以知道「屌」字誕生的前世今生﹕
(1)「𠄏」字本來解「懸吊」﹐「吊」本來是「弔」字的俗寫﹔
(2)「𠄏」出現「男子陰」這個引伸義﹔
(3)「𠄏」字跟「吊」字通假﹐「吊」﹑「弔」二字分家﹔
(4)為了消除歧義﹐於是另做新字﹐在「吊」字上面加上「尸」﹐成為現代的「屌」字。

可見﹐「屌」字應是由「𠄏」字演變出來的﹐跟「鳥」字其實沒甚麼關係﹐通俗小說只是因為同音而拿「鳥」字作為替代字。說「鳥」字讀「diu2」時「與屌字通」﹐便有如說「鳩」字讀「gau1」時「跟㞗字通」一樣荒謬。

鳥字
圖三﹕何文匯著作中﹐有關「鳥」字的讀音及解釋

順道一提﹐何文匯博士在他的著作中﹐也是將鳥的【都了切】標示為「本讀」﹐可見「diu2」才是「鳥」字的最初發音。當然﹐一直聲稱奉《廣韻》為「正音」的何博士﹐何解不去正大家的音﹐傳聞在無線電視力主「正音」的羅山先生﹐為何不像「民調」﹑「機構」那些字一樣﹐強調新聞主播要用回「diu2」音呢﹖又是因為習非勝是乎﹖

事實再次證明﹐何文匯的所謂「正音」並非完全獨尊《廣韻》﹐用不用回《廣韻》的反切記載﹐完全是按他老人家隨心所欲﹐無甚統一準則可言。

廣告

1 關於 “【中大審音】解乜鳥﹖” 的評論

  1. 起英國,不同地區都有不同口音,只要明白意思即可。英文都分成澳洲英語、蘇格蘭英語、加拿大英語、美式英語、印度式英語,馬拉英語等。何況粵語,只要不要太離譜,好多事說成說厚多士就可以了。何況粵語不單止屬於香港的,廣東、廣西,馬來西亞部分地區等,何教授做這項研究時,有獲得其他地區的認可嗎?定係香港讀音是港式粵語嗎?利申:本人是07年會考生,那一年中文科轉制,開始有朗讀部分。那時候好傻,老師講咩就跟咩,時間讀成時姦,深受其害。
    我們中學所學的語文,有一定局限性,要寫的文章是古版舊式的。為何口語化寫作己為大部分香港傳媒所用,但還是不接受呢?我們中學所學的中文有一定局限性,如落雨寫成落水,可以嗎?這是馬來西亞的用法。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