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要提出修改《基本法》

作者: 陽劍文

之前嘗試過簡略地帶領讀者反思一國兩制和基本法本身。這次我會在此分析單單在普選上為何早就要提出修改《基本法》。

我從來都認為, 政制改革絕對不能先只討論首長選舉方法, 必須要連同整體的制度討論, 因為我們決定整個制度怎樣運行才是最重要, 而且它決定了首長是擔任甚麼角色, 制度亦可能影響首長的選出方式。例如若果香港其實是應該實行議會制, 那首長就不會是由全民直接選出, 而是由議會的多數黨領袖擔任。政制改革是免不了要修改基本法的,  但這次說的是, 從策略上來講, 若果泛民要只討論首長選舉方法並且要爭取公民提名, 一定是要提出修改《基本法》。

泛民一直自說自話指要有公民提名, 但是建制丶港府丶中央都反駁指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 而事實上《基本法》第四十五條在行政長官普選方式上亦只有寫是由「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的。所以泛民就會讓人有口實說他們提出的並不合憲。亦因著這個框框的限制, 泛民就要提出一個方案是勉強要讓提委會存在。但是難道你讓提委會存在, 中央就輕易給你公民提名? 中央還未出手正式釋法, 如果它出來正式釋法指公民提名並不合乎《基本法》, 這個意見就正式不合憲。那你還怎樣繼續爭取公民提名?

他們早就應該要做的, 是提出修改《基本法》。這包含兩個意思: 1) 在提出修改裡帶出質疑基本法條文的正當性的意思; 2) 透過角力提出修改基本法, 以成功修改基本法為目的。這個目的就會成為成功爭取公民提名的方法。要以爭取公民提名為目的, 就必須說明公民提名的作用是甚麼丶為何香港必然要有 (他們不能說「一個社會」必然要有, 因為有很多民主先進國家都沒有公民提名, 這就是一個為何要連同整體的體制討論的原因)。而當香港必然要有時, 為何《基本法》沒有寫出來? 有缺憾的憲法(或憲制性文件)條文當然要修改。憲法從來不是神聖不可侵犯的。所以, 這時泛民就要提出修改《基本法》。這樣就會將會矛頭指向中央丶起草委員會, 而不再是受制於《基本法》, 反客為主。

當我提到修改《基本法》這一點, 必定有人走出來說「那也要中央肯同意才可以吧」。那中央也沒有同意讓你有公民提名, 那大家早就應該要停了。如果是要講中央同意, 你就不要爭取, 甚至在普選以外的事你都任由他宰割。

 

廣告

為何要提出修改《基本法》 有 “ 8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