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a Iacta Est

有人說歷史有很多讓人意料不及之事,很多時是誤打誤撞闖出一番局面。我認爲,這是錯誤的閲讀歷史,衹看到因誤打誤撞而出現的事件數量,而看不到事情的影響和當代人是如何的應對。

歷史的確有很多當時人意料不及之事,這些事件又會引發一連串的狀況,這種連鎖反應可能會產生天翻地覆的改變,不論這的結果好與壞。如果我們統計一下這些誤打誤撞的實際影響,我相信負面影響的質與量將會遠多於正面的。

第一次世界大戰是因爲一個塞爾維亞青年誤打誤撞殺死奧匈帝國繼承人而引發的;凡爾賽條約激發中國人對西方的不滿和民國政府的不信任,撞了個共產政權出來;現在中東的混亂也是來自英法兩國短視的爲了私利,定立Skyes-Picot密約而撞出來。我認爲,每個人都有責任去制止這種誤打誤撞,不然民主、憲政、法治、人權、國際法、聯合國什麽的都衹是一場夢話;這些概念和制度之所以出現,就是爲了避免上述的各種災難。

再者,當代人個人的角度看,這些事看真來是誤打誤撞,完全是偶發不可預測。衹要抽離個人觀感,歷史學角度去看問題,很多時我們能歸納出這些現象的規律,歷史學稱之爲歷史的洪流。從社會科學的角度看,這個洪流其實就是社會、經濟、心理各項元素互相結成的一個社會現象,如果數據足夠,這個洪流其實是能預測的。

一個合理或不合理的治國方針能徹底改變洪流的走向,所以現代國家在制定任何政策前都會藉助科學的力量,從多方搜集資訊,考慮清楚成本、收益和風險。使政策奠基於事實之上,從而減少意料不到的負面影響(當然,也又包括了可知的不確定性「不可知的不確定性」,這是另外的問題,故不在這裏討論)。要逆轉氣候轉變的趨勢,我們需要藉助科學和經濟學的力量,認識清楚事實,找出合理和有效的能源政策去降低溫室氣體排放量,而不能盲目的投入未經證實和效益不明朗的能源項目上。胡亂躁動衹會徒然浪費僅有的時間和金錢。

説回歷史,對當時的個人而言,他們大多控制不了歷史潮流,又或者雖然人在其位,但一切已經太遲。「誤打誤撞」這個概念作重新演繹,這情況對他們來説其實是意料和可控範圍外或個人能力不能逆轉的趨勢,他們也難以預料行爲的長遠影響。環看歷史能夠在這個場合成功或能穩定局勢的人必須兼備兩項元素:才能和運氣。才能是指他能看清局勢出適當的行動,使形勢逐漸對他或他想要實現的願景有利,將不利的因素減到最少。運氣是指他的策略不會受意料和可控外的因素而嚴重拖垮。有才能而沒有運氣,當事人或可保住一點成果,又或者失敗得不太難看但衹靠運氣而沒有才能,他必然會有一敗塗地的一天。

用例子説明。凱撒從沒有想過征服羅馬和當時的羅馬世界他要渡過盧比孔造反,是因爲首都政治形勢已經在他控制範圍外,不走這一步就需要面對元老院的審判,就算他能挨過審判,他的政治生涯也會就此完結是歷史潮流,延續格拉古兄弟社會改革與傳統寡頭政體衝突的羅馬政局,爲他創造成爲羅馬世界統治者機會。

渡過盧比孔雖是兵行險著,但它並不是誤打誤撞的魯莽行動,不是先反了再説,而是一場經過深思熟慮的冒險。雖然凱撒當時衹帶領一個羅馬軍團(凱撒軍團約三千五百人),但這個軍團卻是在高盧戰役身經百戰的沙場老手,而凱撒自己又是一流將領,相對而言,羅馬本部衹有臨時徵召而來的烏合之衆和毫無指揮經驗的將官。衹要一計算,凱撒的勝算並不低,而且元老院情報不足,不知凱撒的實際兵力(相反,凱撒在首都擁有規模龐大的情報網絡),所以「偉大的」龐培決定逃往希臘。

冒險是一個經濟決定,需要計算概率、成本和收益,然後在用策略逐漸提高自己勝出的概率。盧比孔與往後的戰役更不會是誤打誤撞,凱撒的每一個行動都是充分考慮過對手和自己的長短、軍事行動的政治影響、補給綫等等要素才會做出一個決策。如果凱撒是誤打誤撞打算先戰而後勝,他在龐培撤退到希臘後就會匆匆趕到龐培的地盤去跟他決一死戰。但凱撒沒有這樣做,他先親自征服龐培的另一勢力範圍西班牙,並派另一支部隊去征服北非,目的是確保自己的後方和兵源。北非戰役雖以失敗告終,但凱撒在西班牙成功和確保羅馬本部支持就足以讓他出征希臘。他在希臘迪爾拉奇烏姆包圍龐培失利,知道包圍綫不能維持,於是解開包圍綫作策略性撤退,揮軍指向龐培所必救之地迫使他進行決戰。這都是清楚明白局勢而做出的安排。

歷史給我們的教訓是,在歷史洪流中建立一番事業,行事者要盡可能使自己立於不敗之地,而不不顧行動有什麽效果就拼死一戰。策略有進退攻守,有戰之時,有和之時;堅持陣地,堅決主戰,除了一時威風外,並不一定是明智之舉。決策者需要順著局勢的改變出適當的策略和戰術調整,而能否作出這樣的改變取決他對局勢和事實認識有多深入。越能認識清楚,越是深思熟慮,就越有勝算,越能作出適當的改變,越能減少運氣所帶來的負面影響。

上述並不是什麽神奇獨到的觀點,衹不過是綜合了馬基維利的歷史觀和孫子的説話而已。歷史性的難題並不容易解決,但不問策略、路向就拼死往前衝絕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遇到這樣的難題,唯一合理的途徑是用盡畢生智力和知識,制定策略跟對手周旋,就算是失敗也是時也命也,雖敗猶榮,這樣子才叫盡力而爲。抛棄策略,認爲衹要有行動就在道德上勝人一籌,所以行動必然正確,這其實是一個循環論證,這種邏輯衹能麻痹自己的腦袋,對解決實際問題難以帶來正面的幫助(有幫助也衹是運氣好而已)。面對國家大事,足以影響整個社會數百年走向的決定,尤其需用清醒的頭腦,三思之後再反思。

Alea iacta est,擲骰子可不是亂抛一把這麽簡單。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