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一佔中並非時機

71佔中

主場新聞中留意到﹐今日學聯和學民思潮宣佈7,1提早發動佔領中環﹐個人雖然民間公投時投了學界方案﹐但對於學生們今次的決定﹐必須表示反對。由於時間關係﹐文章便不修飾鋪墊了﹐直接講出反對理據如下﹕

印象中﹐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教授曾經說過「公民抗命須在所有合法手段用盡的最後手段」。現在政府尚未提出官方的政改方案﹐雖然大家都預料政府的政改方案跟建制派提議的方案差別不大﹐但仍不能排除政府提交的政改方案合乎「國際標準」﹐即符合《聯合國人權事務理事會關於<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25號一般性意見》(下稱<第25號意見>)。在此情況下發起佔中﹐將失去行動的正當性和認受性。

雖然大家可以預料﹐政府在未來提交的政改方案中﹐接近無可能含有公民提名﹐不過這也不構成應該發動和平佔中的合理理由。大家必須知道﹐聯合國的<第25號意見>從沒要求過普選必須包含直接的等值提名權﹐所以不少西方的民主國家也沒公民提名制度。換言之﹐即使政府的政改方案中不含公民提名﹐也不代表那不是合乎「國際標準」的真普選。

正因如此﹐在印象中的戴教授提議裡﹐必須等待政府提出官方的政改方案﹐而政改方案既不是全民公投選出的方案﹐也不符合國際標準﹐才會發動佔中。若現在學生以政府不接受公民提名作為佔中發動的理由﹐實在理據不足。

撇開出師名義的問題不談﹐學界現在事先張揚的提出佔中和佔領目標﹐會讓警方有所防範﹐安排足夠警力應付佔中的場面﹐策略上也屬不智的表現。當然﹐如果這是聲東擊西的手法﹐故佈疑陣﹐實際佔領據點並不公佈﹐則作後話。

雖然遊行後發動佔中容易得到遊行參與者的聲援﹐但從時機上來說﹐七‧一是公眾假期﹐即使是遊行後通宵佔中﹐以學界現時宣佈預料參與者有2500人推算﹐警方以正常程序將他們抬離現場﹐預料一晚內應該完全清場。如果說佔中目標是癱瘓香港經濟命脈的話﹐七‧一佔中可以說是很難達到這目標。

遊行後佔中的另一個問題﹐也是最重要的一個問題﹐在於主辦單位將會很難控制場面﹐並確保佔領能以非暴力抗爭方式進行。需知道遊行是甚麼人都能參與的﹐陰謀論一點來說﹐你很難確保有「甚麼人」混進人群之中﹐會否有人做出甚麼激烈的事。況且近年來坊間和網上的言論中﹐有一些不滿「和平理性非暴力」的言論﹐即使沒「甚麼人」混在人群裡﹐也難保同場出現一些純粹自發而行動遠比和平佔中激烈的抗爭行為。

假定在行動現場或其附近﹐出現甚麼警民出現任何肢體衝突(甚至是更激烈的行為)﹐以現時的媒體生態和警方管理層近年來的表現﹐這些行為都有機會「入佔中數」﹐將佔領中環描述成「暴動」也不是沒可能。當然這只是情景假定﹐並不是在暗示些甚麼。

當然﹐佔中的手法也是值得商榷的。佔領行動若以不事先申請「不反對通知書」情況下闖進政府標誌性建築物﹐或包圍政府官員官邸﹐或衝擊回歸慶典現場之類﹐以此癱瘓或破壞政府正常運作﹐或令政府尷尬﹐較易得到大眾諒解和支持﹔假若以堵路方式令交通癱瘓﹐即使行動成功並獲警方容許長期據守﹐由於有機會擾亂大眾日常生活﹐或令大眾行動不便﹐則較難獲得大眾諒解﹐更有機會將商界推向對立面。

故此﹐冤有頭債有主﹐政治問題應該找政府麻煩﹐不要商人埋單﹐尤其是商界其實不少都是中小企﹐即使香港真的有甚麼官商勾結﹐也不關他們那盤小本生意的事。

最後的問題﹐在於學界雖然說是「預早佔中」﹐又講過「佔中三子」其實認為今年七‧一不是時機。然而個人有理由相信﹐只要任何具有實際行動的佔領中環行為﹐不論成功與否﹐政府和警方都有機會「入佔中三子的數」﹐有可能拘捕或起訴現時的佔中三子﹐甚至以<煽動意圖罪>【S9,Cap200】起訴他們。

若這不是萬事俱備的「真正佔中」﹑純粹是學生們等不下去擅自行動﹐令和平佔中流產收場的話﹐實不智也。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