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豬豬與白皮書 (二): 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錯

作者: 陽劍文

白皮書推出之後, 有很多人說甚麼「白皮書重新定義一國兩制/基本法」。我已經說過, 很多內容其實是與基本法可相容的。早幾天劉銳紹在時事論壇指「白皮書不符合基本法起草原意」, 他其實是放錯了重點。重點其實在於基本法根本從不符合起草原意和市民的期望。

基本法從來都沒有那麼美好過, 它根本不是基於兩個權力之間定下的契約的法律文件, 它只是一種具授權性質的憲制性文件。第二條說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授權香港特別行政區依照本法的規定實行高度自治,享有行政管理權、立法權、獨立的司法權和終審權。」即是說, 香港的公權力是一個由上級交給下級的關係, 是權力下放。但似乎有很多香港人幻想中央和香港是以平等關係來分配權能。劉銳紹說白皮書違背一國兩制基本法「中央管國防丶外交; 香港管內部事務」的法起草原意。這樣追究沒有約束力的事件是沒有意思的。要追究, 就應該追究一國兩制丶基本法的訂立有甚麼問題丶怎樣不合基本法起草原意。

基本法的條文有甚麼問題? 例如在普選首長上, 為何沒有明確寫明首長的普選方法或不留有空間讓香港內部自行決定? 中央對行政長官的任命, 是形式上(如君主立憲政體中的任命)還是實權? 如果一個地方具有高度自治和民主, 為何還會有更高的政體擁有罷免丶不通過地區首長和官員的權力? 到底香港是走議會制還是首長制? 區議會到底有甚麼權力和義務? 立法會的權力是否足夠? 像美國聯邦制的制度上是賦予各州擁有很高的自主權。它們有州主權丶州憲法。雖然他們不像香港擁有自己的貨幣或參與多個國際組織的權力, 州憲法亦要符合聯邦憲法, 但是他們擁有某些獨立性, 是香港沒有的。例如州長和官員不需要聯邦政府通過, 聯邦政府無權罷免或過問選舉事宜; 州長亦不會像行政長官一樣上京述職; 州長有權任命非民選的官員, 與基本法第四十八條(五)所說的「[行政長官]提名並報請中央人民政府任命下列主要官員:各司司長、副司長,各局局長,廉政專員,審計署署長,警務處處長,入境事務處處長,海關關長;建議中央人民政府免除上述官員職務」不同。我們早就應該要反思一國兩制丶基本法的正當性。不過我承認問題一大癥結是: 香港的主權屬於具有勢力的極權體。而這是香港不能輕易克服或改變的問題。

(山中早已作出過類似的討論)

肯定的是, 除非共產黨倒臺, 不然中央不可能輕易給予給予民主並會想盡量限制自由。若果香港人持續缺乏對局勢的了解和具策略性丶前瞻性的改革, 香港絕對不可能會進步成為成熟的民主社會。我想提醒大家, 不是發了聲就可以衛我城的。中央透過白皮書宣揚它的權威丶主權,  香港很應該反思怎樣能夠提高自己的還價能力丶怎樣改革政制等。

 

 

廣告

8 關於 “傻豬豬與白皮書 (二): 是基本法和一國兩制的錯” 的評論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