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佔中商討日(三)後記

Image

 

由於和平佔中至今並未說明它的具體行動﹐也未算正式選出代表佔中的具體普選方案﹐故此本人一直對佔中持觀望態度。然而﹐基於「沒有調查沒有發言權」 的精神﹐佔中意向書也有一個「支援但不參與」的選項﹐更難得是今次D-day容許walk-in﹐遂參與了5月6日的商討日(三)。本文旨在紀錄一些參加 感受﹐以及是次商討日投票的一些看法﹕

(1)先談談佔中秘書處為參加者提供的那個folder﹐內裡有一份「商討資料冊」﹑一支未刨的鉛筆和一份佔中刊物《中紙第二期》。令人感到困惑的 是﹐folder封面寫著「抗爭」的日期是7月1日﹐這是代表佔中的正式發起日期嘛﹖之前看新聞﹐戴耀廷教授不是一直強調﹐今年7‧1不會發動全面佔中嘛 ﹖以前看佔中的文宣都沒寫明日子﹐但如今folder卻寫明7‧1﹐是否意味著全面佔中的日子已經改了﹖由於當時人數眾多﹐也不知找誰細問﹐這疑竇便一直 爛在肚子裡了。

http://jonathanovsky.files.wordpress.com/2014/05/dsc_01031.jpg

(2)folder內的那份「商討資料冊」﹐頁數達37頁﹐資料是十分詳盡﹐不過真是太多字﹐參加者若平常不太留意政改的新聞和資訊﹐而學歷水平又 不太高的話﹐要在短時間內消化這份過萬字的「商討資料冊」﹐應該會十分吃力。雖說這次D-day3是佔中的「終極商討」﹐但若將來再有機會舉辦同類型的商 討日﹐還希望那些參考資料盡量簡潔易名﹐以便照顧學歷一般的市民。

(3)在正式商討前﹐那個由憲法學者介紹和比較各個方案的講座。平心而論﹐這個講座也是十分詳盡﹐介紹了有關特首普選的《基本法》第45條和 2007年的人大常委決定﹐也有一些圖表比較各個方案的不同﹐但這講座卻沒先介紹這15個方案的具體內容是甚麼。雖然大家可從「商討資料冊」看到這15個 方案的具體內容﹐也能從佔中秘書處的官方網頁(連結) 看到這些方案的資料﹐但我有理由相信﹐應該不會有多少人在參加商討日前先到佔中網頁把各方案的資料細看一遍﹔如到達會場後才開始看「商討資料冊」裡的資料 ﹐各方案內容密麻麻的鋪滿整整10頁紙﹐還要一面看一邊聽講座…要在正式商討前﹐完全了解各方案的實質內容﹐對一般人來說﹐差不多是不可能的任務。

(4)有關這15個方案﹐其實也是令人充滿困惑的。主辦單位一直強調這些方案經專家鑒定﹐符合「國際標準」﹐而這些方案中一些建議(如香港2020 方案)﹐都包含了由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委會﹔另一方面﹐佔中在談到普選的「國際標準」時﹐又強調「提委會必須平等地代表香港市民」﹐這難道不是意味提委會每 個成員的選民基礎必須一樣嘛﹖如是者﹐由四大界別組成的提委會﹐選民基礎又怎可能一樣呢﹖如果選民基礎不一樣﹐又怎算「平等地代表香港市民」﹐又怎符合國 際標準呢﹖由於當時人數眾多﹐也不知找誰細問﹐這疑竇也唯有爛在肚子裡了。

(5)進入正式商討階段﹐才是令人感到最困惑的地方。商討以小組形式進行﹐班房內有一個促導員﹑一個紀錄員和一個法律顧問﹐討論題目是第24頁的 「設計特首選舉辦法的考慮因素」。先說那9個選項的字眼﹐有些真是含糊不清。如「A.選民直接選出提委會成員」﹐是指「全港選民直接選出全部提委會成員」 ﹖「部份選民直接選出全部提委會成員」﹖「全港選民直接選出部份提委會成員」﹖又例如「B.提委會包含所有直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這既可以是「提委會只 由所有直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組成」﹐又可解「提委會包含所有直選產生的立法會議員﹐同時也包含其他人﹐當中也包含功能組別的立法會議員」…字眼如此含糊﹐ 請問叫人怎樣討論呢﹖

(6)商討更令人困惑的地方在於﹐這次商討跟後來的投票﹐是完全沒關連的﹐所謂商討只是大家談談對這些因素的看法﹐然後便到下面票站投票﹐那張叫人 選出優先考慮因素的第24頁﹐填完後主辦單位甚至沒收集起來。這不禁令人產生疑問﹐既然大家商討完又不影響佔中秘書處的決策﹐也跟後來的投票沒關連﹐究竟 商討環節其實有甚麼實質意義呢﹖還是純粹讓大家在投票前﹐跟一大堆陌生人坐低聊聊天﹖

(7)終於到了電子投票階段﹐整個投票安排十分不錯﹐大家進入票站﹐票站內有六個左右的單間﹐讓大家進行電子投票。程序也十分簡介﹐便是平板電腦上 顯示了15個選項﹐大家只需輕按螢幕便算投票完成。不過投票前﹐本人已經早有疑問﹕之後不是說佔中將會舉行全民民間公投嘛﹖現在選出三個再給全港市民選﹐ 究竟是所為回事呢﹖果不其然﹐這次投票過後﹐泛民內部便因今次投票結果出現激烈爭論。

(8)雖然本人所選的方案在今次投票入圍﹐不過我也必須指出﹐今次預選將會打擊佔中6‧22民間公投投票率﹐直接影響其認受性﹐也不利於泛民的團 結。民間公投本身就是一次民意授權的過程﹐為和平佔中提出的普選方案建立認受性﹐既然和平佔中已確認這十五個方案都符合國際標準﹐何解不直接將這15個方 案交由民間公投選出﹖反過來說﹐若說他們只需選出參與者心儀的方案﹐哪為何又要搞民間公投呢﹖

無可否認﹐現在選出這三個方案後﹐本來想在6‧22公投而選其他方案的市民﹐便不會也不知為何要去參與那次民間公投了。屆時投票人數若比上次元旦公投還要少﹐而且公投根本沒了那些相對保守的泛民提案﹐請問政府為何要承認這個選舉結果﹐繼而妥協呢﹖

看見一些討論支持今次預選的意見﹐不得不提出一些思想誤區﹕和平佔中是社會運動﹐所以策略上更應該盡量爭取更多人支持﹐佔中必須是爭取港人心目中想 要的普選方案﹐而不是參加者心目中的理想方案﹐才能爭取到最多人的支持﹐這也是佔中為何需要民意授權的意義所在。如果港人心目中是一個較溫和的方案﹐但 6‧22公投的選項中沒有﹐這算甚麼民意授權﹖另外﹐請一些人不要假定從未參加過商討日和今次預選的人﹐乃至至今對佔中持觀望態度的人﹐將來便不會同情或 支持佔中。畢竟﹐佔中成敗未必完全取決於核心支持者和參與者﹐因為從歷次商討日參與總人數來推算﹐不得不說「萬人佔中」或許有點難度。是故﹐有多少人加入 第三個圈﹐如何爭取更多人同情或從旁支援這場運動﹐可能才是成功與否的關連。怎樣令一些本身是泛民支持者﹐但未必支持公民提名﹑乃至佔中的朋友﹐改為支援 佔中﹐或至少有興趣參與6‧22公投﹐提高那個民間公投的認受性﹐相信是佔中決策層現在應該思考的問題。

又從某程度來說﹐從這年多來佔中三子的言論中﹐不難看出佔中本是希望整合和縮窄泛民內部的分歧﹐而6‧22公投本來是有機會整合泛民在特首普選問題 上的看法。如果6‧22公投內同時存在含有公提和沒公提元素的政改方案﹐例如讓學界方案和香港2020方案在民意授權下正式對決﹐學界方案贏了也贏得漂亮 ﹐2020方案全港民間公投下落敗的話﹐陳太也無話可說。現在過早地將不含公提元素的方案全數趕出閘﹐便令6‧22公投喪失了整合泛民的戰略意義。

(原文本以「占」代替「佔」, 因為作者並不認同官方「佔」字的用法。讀者可參考此連結。)

廣告

One thought on “和平佔中商討日(三)後記”

  1. 看完這篇“報導”, 我的感覺是這些人其實是一直在做那些他們想要反對的事情。。。。他們不直接把15個方案拿出來公投(先不管為何是十五個,而這十五個方案又是如何“民主”產生的?),而是先來個預選, 這個做法符合“國際標準”嗎?(也先不管其實山中一直強調沒有所謂的“國際標準”),如果是那他們又爲何要反對國家提出的方案呢?? 他們的做法跟他們要反的實際上有何分別呢?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