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狂犬病

或許在更深入探討經濟、民主知識之前,我們要先說一下爲何這麽多人無知,甘於無知,而又樂於發表無知言論。

我看852郵報這篇文章,看到頭大了兩倍;如果我是歷史學教授,我會神經崩潰,然後拿起刀到處斬人。作者連基本的德意志歷史都不清楚,缺少神聖羅馬帝國、哈斯堡皇朝、拿破侖戰爭、普魯士「統一」德國的背景知識,也就不認識泛德國,Großdeutschland,的概念和思潮。這也不要緊,沒有人要求你什麽都認識,但最起碼的要求是,你要寫相關文章,你必須先做點資料搜集。不懂,又不做資料搜集,但臉皮又有如城牆厚要出來寫文章,寫完又夠膽登,這就暴露了整家網報上下知識的缺乏,水平之低真的是前所未聞。

爲解釋這種現象,心理學提出Dunning-Kruger 效應,簡單說就是無知者不自知,你對某件事的認識需要到達一定程度才會認識到自己的無知–所以人蠢無藥醫。因此,真正的有識之士在説話前總會很小心,因爲他們注意到自己的的無知和可能犯錯,但無知者就會大言不慚,不斷興高彩烈的發表謬論,以爲自己必然是對。現在香港、臺灣陷入極端、非黑即白的爭端中,大半就是Dunning-Kruger效應所致。當整個社會都在進行這樣的激烈爭論,無知的聲音會淹沒理性的聲音,因爲前已言之,真正理性的人不會隨便説話,於是低水平的報導、懶人包、歪曲事實的言論就會不斷流傳,恐慌就會跟著出現,社會再不能理性考慮事實再作決定。

如何避免這種問題,讓無知者變有知,暫時沒有人知道答案。但我們知道我們之所以自願變成無知的其中一個原因是「政治」。這裡所說的「政治」並不是狹義的指一般常說的政府、政策等問題,當然它們也包括在内,但重點是我們會潛意識扭曲或漠視現實以迎合我們的既定立場–一般常說的政治問題很多時候其實祇是立場問題。

所以,政治狂犬病會因爲無知者的亂噬而導致疫情一發不可收拾,中了毒的人就會變成喪屍,追著人要吃腦袋,祇有同為喪屍者才可免遭此劫。或許少數人天生有免疫力,在這樣的局勢下依然堅持根據事實和道理先想清楚問題再下判斷,這些人就可以出來組成喪屍獵人,獵殺喪屍言論和主意。爲此,我們組成中華人文主義者協會,希望能制止病毒的蔓延。兩岸四地和海外有免疫力而又能用中文書寫的有識之士,請儘快聯絡我們。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